【奈因】变形术速成指南

伊总生贺www

短篇小甜饼,HP paro

伊奈帆是拉文克劳,斯雷因是格兰芬多

瓦瑟家姐妹都是斯莱特林

 

把从蜂蜜公爵糖果店带的巧克力塞给蕾穆丽娜时斯雷因仍然在愤愤不平地抱怨着。

“我恨界冢,他又毁了我的假期。我发誓总有一天我要把他变成一个橘子然后扔到禁林里去喂巨蜘蛛……”

“好了,斯雷因。”粉色头发的少女一边努力撕着包装纸一边说,“我知道你能做到的,说实话,我也很期待那一天——但首先你要确保你能过变形课的O.W.Ls考试。”

原本还气势汹汹的格兰芬多登时难过地垂下了脑袋。

“我讨厌变形课。”他委屈地捏起了自己的围巾,“库鲁特欧教授永远跟我过不去。上次他让我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练习转换咒,我一个紧张就把他的手杖嫁接到仙人掌上去了,然后他罚了我半个月的劳动服务。”

“好了好了,”蕾穆丽娜温柔地抬手拍了拍好友的发顶——斯雷因在她抬手时就主动低下了头——然后塞给他一块南瓜馅饼,“我会帮你补习变形课的,行了吧?”

“你才四年级就能帮五年级的我补变形课了。”斯雷因说,听起来还是很丧气。

蕾穆丽娜耸了耸肩。她已经放弃了徒手撕开包装纸的想法,转而用魔杖点了点那块巧克力。

“或者你去找我姐姐?我记得你也向来更喜欢找她。”她努力压下语气里不愉快的部分。

“艾瑟依拉姆小姐正在和库兰卡恩前辈约会吧,我怎么能去打扰她……”谈到青梅竹马兼曾经(?)的暗恋对象,斯雷因似乎显得更低落了一点。

“算了。”蕾穆丽娜狠狠咬了一口巧克力,摇了摇头,“你还是跟我讲讲拉文克劳的那个东方学生怎么又惹到你了吧。”

这个方法很奏效,斯雷因立刻精神了起来。

“今天我去霍格莫德村的时候,在三把扫帚酒吧遇到了界冢……”

 

大半个霍格沃茨都知道,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兼学院魁地奇队找球手斯雷因·特洛耶特和拉文克劳学院的学霸界冢伊奈帆向来不对盘,从决斗俱乐部到魁地奇球场,两个人明里暗里互掐个不停。

起因还特别俗套的是为了一个女孩子——斯莱特林学院的温柔女神、纯血统巫师家族瓦瑟家的大小姐艾瑟依拉姆。但真相并不是学生间流传的花边小报里吹得煞有其事的三角恋,准确说来,只是一场误会。

出身大家族的艾瑟依拉姆温柔漂亮,在学校里向来是众星拱月的公主一般的存在,但并非所有学生都喜爱这位公主,比如与艾瑟依拉姆同为斯莱特林学院学生的托尔兰。或许是出于嫉妒、或许是其他原因,托尔兰用发现了受伤独角兽的借口将艾瑟依拉姆骗到了禁林,然后自己开溜了。巧合的是,托尔兰在图书馆与艾瑟依拉姆谈话时,正在那儿查找缩身药剂制作方法的界冢伊奈帆听到了部分内容,感觉有些不对的伊奈帆悄悄跟着两人到了禁林。

然后就是最狗血的部分了,因为看到艾瑟依拉姆行色匆匆而心下忧虑的斯雷因也偷偷跟了少女过来。就这样,两个在禁林里照了面的少年彼此都以为对方是想对艾瑟依拉姆不利的人,二话不说就拔出魔杖战了起来。

两人弄出的动静引来了正在温室向植物学教授讨要巴波块茎脓水的魔药课教授扎兹巴鲁姆,面对教授严厉的质问,灰头土脸的两人互相瞪视着,却不约而同地将艾瑟依拉姆也在禁林的事隐瞒了。

这件事后来在艾瑟依拉姆的调解下得到了解决,两人除了被罚在校医院劳动服务外没有得到别的处罚,真正的始作俑者托尔兰也受到了处分。虽然总体上也没出什么大事,但就此两个人的梁子算是结下了。

 

“……我没想到他现在还在记恨当年我向他发的那个蝙蝠精魔咒,”斯雷因说得有些累,啃了一大口之前被塞进手里的南瓜馅饼,“梅林的袜子啊,当年我才二年级,这是我知道的最厉害的恶咒了。”

听到这里蕾穆丽娜算是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了。

“所以他又当着所有人的面叫你蝙蝠了是吗?”她碰了碰斯雷因的手肘。

“没错。”斯雷因恶狠狠地咬着馅饼,那劲头像是在咬掉界冢伊奈帆的脑袋,“他明明知道我最讨厌这个称呼。”

“要我说,你们两个在某些方面都还没有脱离二年级的状态。”少女面无表情地说完后啪地合上了膝盖上的书,把巧克力的包装纸塞进了长袍的口袋,“走吧,天色不早了,回去应该正好是晚饭的时候。”

“啊好的。”听她这么说,斯雷因赶紧把最后一口馅饼塞进嘴里,搀住少女的肩膀帮她从草地上站起来——蕾穆丽娜曾患腿疾,平时总是需要一点帮助。

两人穿过门厅的时候,正好另一群人嘻嘻哈哈地涌了进来。

“你别以为把从佐科店买的东西偷偷塞到伊奈帆那儿我们就不知道了哦卡姆——”

蕾穆丽娜发誓,如果斯雷因是只动物,此刻他的耳朵肯定是唰地竖了起来。

“界冢伊奈帆?他终于从霍格莫德回来了?”年轻的格兰芬多轻声嘟哝着,目光却已经好奇地扫视起了人群。

找到伊奈帆对斯雷因来讲从来不是一件难事,几秒种后他就准确地从人群中辨认出了东方少年淡漠的眉眼。而对方几乎是在同时察觉了他带着怒气的瞪视,不动声色地望了过来。

被发现后斯雷因哼了一声,撇开了脑袋,抢在人群之前和蕾穆丽娜一起走进了礼堂。

直到坐到格兰芬多的长桌边上,他都没注意到刚才对方的目光一直跟随着他,并在他与斯莱特林少女挽着的手臂上停留了很久。

 

假期之后,学习生活便越发紧凑了起来,特别是五年级的学生,毕竟六月份时他们就将迎来严格的O.W.Ls考试。

而格兰芬多的五年级学生斯雷因·特洛耶特,正处在崩溃边缘。

现在又是一个周末,他和蕾穆丽娜一起坐在湖边的草地上,旁边散落着众多的羊皮纸和从图书馆借出来的一大堆咒语书。

按照要求帮助他补习变形课的蕾穆丽娜长叹了一口气,在数次的指导失败之后。

“你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斯雷因。”少女撩了一把头发,然后递给他一根甘草棒,“你今天怎么了?我敢肯定你平时把乌龟变成茶壶时不会出那么多问题。”

斯雷因捂住了脸,把那个还扑腾着四条小短腿的茶壶丢到一边。

“如果库鲁特欧教授没有点名我在下周一的课上当众练习咒语的话,我也觉得我不会出那么多问题。”

“库鲁特欧教授怎么老和你过不去。”蕾穆丽娜说。

“是啊。”斯雷因又抬起了头,脸上一片愁云惨雾,“我怀疑我再在他的课上失败一次,他就要拿出鞭子抽我了。”

“不会的。”蕾穆丽娜安慰地拍拍他的背,“体罚学生是不符合规定的。好啦,打起精神来,我们待会儿再练习一次,下次一定会成功的。”

 

蕾穆丽娜说的没有错,当他又一次在变形课上失败时,库鲁特欧教授确实没有拿鞭子抽他。

但他做了一件更糟糕的事。

他让界冢伊奈帆和他组成了练习小组。

“或许你能从界冢先生身上学到点东西,特洛耶特先生。”金发教授的腔调十足刻薄,话音里的嘲讽如果实体化定能把人戳成筛子,“和同级生一起练习吧,也省的麻烦你那位才四年级的好朋友了。”

教室里有学生已经轻笑了起来,斯雷因简直想把自己埋到地下去。

和界冢伊奈帆一起练习……他宁可去帮扎兹巴鲁姆教授熬复方汤剂。

 

“集中注意力,斯雷因。注意力的缺失容易导致转换过程中的失误。”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施咒的时候我脑袋里总会响起库鲁特欧教授罚我去校医院劳动服务的声音……好吧我努力再试一次。”

“可事实上校医院的耶贺赖医生也没真让你干太多活。”

“这个倒是。”

艾瑟依拉姆抱着书本,惊讶地看着不远处草坪上相处得相当融洽的两个人。

“听说库鲁特欧教授让他俩组成小组时我还有点担心呢,现在看来完全是想多了。”她对身边的妹妹说,“不过他们的关系什么时候已经好到用名字互相称呼了?”

“从他们还在叫对方‘橘子混蛋’和‘蝙蝠’时你就应该想到有今天。”蕾穆丽娜从书包里翻出了魔法史课本,显然对另一边的变形课小组兴趣缺缺,“好了,别看了,你不是让我帮你复习吗,那先简单陈述一下历史上的几次妖精叛乱的过程?”

 

“不……为什么我在用消失咒时永远没办法让那该死的老鼠尾巴也消失掉?你明明能做的那么干脆。”

斯雷因气馁地放下魔杖,揉了揉已经被揪得乱糟糟的头发。

“脊椎动物总会更难一点。”伊奈帆说,“不过你已经能让蜗牛成功消失了,慢慢来。”

“考试可不等我。”斯雷因盯着魔杖,“教授说得对,我的变形术还停留在四年级,甚至可能更差。”

“但你的魔咒课和魔药课成绩已经达到N·E·W·Ts的水准了。”

“你居然会夸我。”

“我只是陈述事实。”

“行,那我也陈述事实,”斯雷因开始收拾东西,“你的变形术和黑魔法防御术连很多七年级学生都比不上。明天也在这里,也是这个时间?”

“没问题。”伊奈帆把书包挎在了肩上,“明天见。”

“明天见。”

和界冢伊奈帆相处也没有那么困难。窝在学院公共休息室的软椅上翻书时斯雷因想。他们在湖边的练习已经进行了好几次,不得不说对方是个不错的指导者。在斯雷因之前的假想里,他们的每次练习都应该是剑拔弩张的,可事实上这种气氛只出现在了第一次练习时的前五分钟。

那时他们用二年级时的架势互相瞪视着,紧握魔杖,周围的学生看见后甚至纷纷开始撤离。

但当伊奈帆从书包里掏出一个装了蜗牛的罐子后,情况就变了。

“如果巫师决斗也有考试的话,我们刚才的样子肯定够格了。”他说着,在草坪上坐下,把变形课课本摊在了腿上。

“……也是。”斯雷因耸了耸肩,瞬间觉得之前的针锋相对实在是幼稚。说实话,有谁会对几年前一次小小的误会耿耿于怀呢?那些情绪说到底不过是一种类似闹别扭的不甘在作祟罢了。

“所以我们从哪里开始,消失咒?”

 

“斯雷因·特洛耶特先生,请你上来给这只浣熊变形。”库鲁特欧教授一遍又一遍地把小动物黏在自己身上的毛爪子扯下来,冷笑着又一次点名了某位重灾区人士,“再失败一次,你就不用参加一个月后的考试了。”

教室里响起清晰可闻的倒抽一口冷气的声音。

年轻的格兰芬多从座位上站起来。一扫以往的局促不安,他大步流星地走上讲台,闪亮的碧绿色眼睛比塔楼外的晴天更加明朗。

他的脖颈仰出几乎算是高傲的漂亮弧度,从容地挥动了魔杖。

他空着的座位旁,拉文克劳少年的唇角划出清浅的笑弧。

 

“其实那个鼻烟盒上还留着浣熊身上的纹路。”斯雷因喝着从午餐桌上顺来的南瓜汁,笑着对坐在自己身旁的人说,“但库鲁特欧教授实在太惊讶了,他大概以为那盒子上还会留条毛茸茸的大尾巴什么的……梅林的领带啊,这可是他在叫我当众练习后第一次没给格兰芬多扣分,或者罚劳动服务。”

“你本来就可以做到。”伊奈帆平静地说,“现在就算你明天就要去参加考试,拿到E的成绩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谢谢了。”斯雷因说着,真诚地望了过来,“多亏了你的帮忙,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午后灿烂的阳光落在他的绿眼睛里,像是湖水上粼粼的金色波光。

伊奈帆不自在地移开了目光。

“不用谢。”不知为什么他的声音听上去有些闷闷的,“你也解答了我在魔药学上的很多疑问。”

“嗯……那下午放松一下?劳逸结合嘛。”斯雷因的语气里充满了期待,“不如来决斗?或者玩两局巫师棋?”

……敢情这是预谋已久了。伊奈帆心想,但还是顺从地握着魔杖站了起来。

“来决斗吧,考完后再下棋。”

“没问题!”斯雷因跃跃欲试地挽起了袖子,“来一决胜负吧,界冢伊奈帆!”

“我早就想试着说说这句台词了。”他补充了一句。

这是什么英雄小说中毒吗……伊奈帆略感无奈。但阳光下笑着的斯雷因实在是非常、非常耀眼。

“先说好,不准滥用蝙蝠精魔咒。”

“……你居然还记着这茬吗!”

 

在草坪上放松身心的学生们都被湖边的动静吸引过来。

校内有名的死对头少年分站两旁,一手置于胸前,一手紧握魔杖背在身后,倾身向对方鞠躬。

但这彬彬有礼的表象下一秒就被毫不留情地轰向彼此的魔咒击破了。

“哇哇,界冢和特洛耶特又在决斗哎!”

“他们两个前一阵子不是老在这里一起学习吗,我以为他们的关系变好了呢,结果还是这么恶劣呀……”

“欸,只有我觉得他们这次决斗的气氛不太一样吗?”

最后一种说法是对的。

少年们灵活地在金色与红色的光束间左躲右闪,不需大声念出就从魔杖尖端冒出来的咒语在地上留下了一个个小坑。他们看上去是愉快的,这让这次决斗看上去和以往针锋相对的较劲有些不同,更像是一场互相试探的玩闹。

斯雷因因为沉迷和专注不自觉地微笑起来,伊奈帆也显露出难得的笑意,深红色的眼睛里闪动着遇到挑战时才会出现的光芒。

“试试我的下一招怎么样,橘子混蛋?”

“我不觉得你还能用出下一招,蝙蝠。”

伊奈帆后退一步后侧身,以极其刁钻的角度瞄准斯雷因的肩膀发射出一个魔咒,而几乎与此同时,斯雷因也将魔杖对准了他的肩部。

“轰!”

两道红光险险地擦着两人的肩膀刺入地面,将长袍划开了一道口子。

围观的人群发出了惊呼。

而处在关注中心的两人露出了只有彼此看得到的笑容。

 

“打个架而已,搞得像调情似的。”被卡姆等人拖过来围观决斗全过程的莱艾小姐如是说。

 

这场决斗不算非常正式,但显然让人兴奋,情绪高涨的两人不知不觉中越来越靠近湖面。当斯雷因后退着用一个盔甲护身挡住了来自伊奈帆的统统石化时,他终于一脚踩进了湖畔潮湿的泥地里。脚下突然下陷的不平衡感让他身形一歪,却歪打正着的惊险躲过了伊奈帆紧逼过来的下一个咒语。

于是这个落空的咒语直直落入了湖中。

本来这应该只是个决斗过程中不值得被在意的小细节,可下一秒一条沾满了泥浆的触手冒出了湖面,像是感到十分疼痛般扭动了起来。眼尖的人或许能看见触手的一侧冒着被魔咒击中而烧出的白烟。

人群又一次骚动起来,但这次是惊恐的尖叫。

“怎么回事……”斯雷因被两边同时爆发的动静分了神,他忘了自己的一只脚还陷在泥地里,下意识地又退了一步。

“小心!”伊奈帆突然喊了一声,他向前猛冲了几步,一把拉过斯雷因的手臂往自己的方向拽。被那么猛力一拉后斯雷因终于脱离了湿泞的泥地,而他留下的泥坑随即就被从水中出现的另一条略细的触手疯狂地拍打了起来,泥水四处飞溅,沾湿了两个人长袍的下摆。

“可能是湖里的巨乌贼被惊动了。”伊奈帆拉着斯雷因继续后退,用与场面非常不符的平静语气作推理。

“你说是谁的错啊!”斯雷因还没来得及站稳,只能跌跌撞撞地跟着他。

草地有一定的坡度,后退起来不是很容易,两人只好互相搀扶着,慢慢地远离水边。浅水中挥动着的细长触手似乎不满意一无所获的结果,依附住地面,蛇一样向上蜿蜒。

“噫,有点恶心。”斯雷因说,紧紧捏着魔杖。

“附议。”伊奈帆同意,抓住对方的小臂继续往高处移动,“它无法离水太久,走远一点放置一段时间应该就没事儿了吧。”

原本还围在一块儿看热闹的学生已经尖叫着散了个七七八八,现在水边只剩下了他们两个。湖水中那条受伤的触手仍然举在那儿,像个被攻陷的瞭望塔,同时水面开始剧烈地波动。显然,底下的大家伙决定亲自上阵了。

这时候他们忍不住开始后悔之前还沉迷其中的交战——地上到处都是咒语留下的小坑,走着走着就会被绊一脚,非常影响撤离的效率。

特别是触手们还在水中疯狂地搅动,掀起了一大片水雾,让草坪变得又湿又滑。

 

“它是在干嘛,人工降雨吗?”斯雷因对湖中的暴动有些疑惑。

“它想爬上来。”伊奈帆面不改色地说着吓人的内容,脸上渗出了一点汗水,“地面变得更湿滑显然对触手的行进很有帮助……”他的动作已经由抓着斯雷因的手臂改作扣住他的肩膀,更用力地把对方往自己的方向摁。

斯雷因显然被他的话吓着了:“那、那它会一直往上爬吗……”

“……可能吧。”

“你知道它到底有多大吗?”

“介于它在这片湖里生存的历史并不可考,我不能肯定它长了多久……”

“我记得它以前还把渡湖时落水的新生托上来过……”

“这次它应该是被我们惹恼了。”

“是被你好吗!”

事实证明无意义的拌嘴对逃离巨乌贼没有什么好处。争议间伊奈帆的鞋跟突然卡进了地上的小坑,脚下一个不稳就跌坐在了地上。而身为引路人的他一跌倒,一路都警惕地拿魔杖对着湖面的斯雷因也重重地向前摔去。好在由于之前伊奈帆一直扣着他的肩膀,他没有直接摔在地上。

但一脑袋栽进宿敌的怀里也没比摔地上好多少——斯雷因尴尬地想着,大半张脸都埋在伊奈帆的针织毛衣里——特别是你的一条手臂还挂在对方的肩膀上。

他抬起脸的时候正好迎上伊奈帆的注视,目光里的含义很是复杂。他张嘴想说点什么打破这种奇怪的气氛,但下一秒伊奈帆就偏头移开了视线,对着什么东西厉声念了一句咒语。

“统统石化!”

红光击中了斯雷因的脚边,一条滑腻的、正打算缠住少年脚踝的藤蔓状触手登时僵硬地落到了草地上。

“等等,你怎么又攻击它了!”斯雷因瞪大了眼睛,同时拼命缩起身体躲开触手。

“等你被它抓住拖下水去就晚了。”伊奈帆坐起身来,一手还搁在斯雷因的背上。

“那也……你看它向上爬的速度更快了啊!”

斯雷因说的是对的。又一条触手失去了行动力后巨乌贼的动作更剧烈了,它现在已经游近了岸边,正努力让主躯干贴在浅水的泥地上,与此同时更多的触手往岸上攀附,与两人所在的方位越来越接近。

“统统石化!”

这次喊出来的人是斯雷因。危机当前他也不想管这样的行动会不会进一步激怒湖怪了,跳起来挡在了伊奈帆身前,对着高高蹿起、马上就要扑过来的触手大声念咒。

“盔甲护身!万弹齐发!”

被无形的屏障挡住的触手徒劳地在空气中翻卷,又被斯雷因变出来的一群小鸟啄得疼痛不堪,爬行的速度顿时慢了下来。

伊奈帆也站了起来,叠加了一个铁甲咒后,他精准地用粉碎咒命中了巨乌贼贴着的那片泥地,顿时泥水和沙土飞扬,触手狂乱地挥舞着,场面混乱不堪。

“快走。”他抓住斯雷因空着的那只手,拉着对方往城堡的方向狂奔。

 

“太惊险了。”

终于远离了湖边后两人放慢了脚步,斯雷因喘着气感叹这神奇的经历:“希望这不要影响到以后新生渡湖的安全。”

“应该不会。”伊奈帆说,“巨乌贼不会轻易地攻击别的生物,除非它被击……中……”

他的话戛然而止,视线直直地指向前方。

斯雷因好奇他为什么突然停下了话头,便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

“哦,糟糕。”然后他喃喃自语了起来,浑身僵硬。

 

“私下决斗,还激怒了湖怪,你们惹麻烦的能力一年比一年强。”城堡门厅的入口处,扎兹巴鲁姆教授抱着双臂,脸上的神情似笑非笑,“格兰芬多和拉文克劳各扣掉二十分。既然在离O.W.Ls只有一个月的时候还那么清闲,我建议你们再增加一晚上的劳动服务——晚上七点前过来魔药课教室,帮我处理好所有的长角蟾蜍和食肉鼻涕虫。”

这一切好像又回到了二年级的时候。斯雷因想着,认命地低下了头。这该怎么说?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还有——”扎兹巴鲁姆拖长了音调,“把手松开吧,城堡里没有什么东西会危险到逼着你们手牵手逃亡的。”说完他就干脆地转身走掉了。

少年们像烫到了似的瑟缩了一下,刚刚还紧紧缠绕着的手指迅速地分开了。

 

这个学期接下来的时光过得顺风顺水。

变形术练习小组并没有终止每周的湖边课程,两人讨论课业、偶尔漫天漫地地闲聊,但默契的对那天的意外只字不提。

然后就是如期而至的O.W.Ls,魔咒学、黑魔法防御术、魔药课、变形术……考试一门一门地进行,应考的学生们一脸菜色地煎熬着。终于,在最后一门魔法史考试结束的那天下午,得到解脱的五年级学生像挣脱牢笼的飞鸟,满面笑容地奔向阳光灿烂的室外,尽情挥洒这些天来憋闷的情绪。

斯雷因毫无疑问也是其中一员,大笑着和涌进过道的学生们互相推挤,善意地互相奚落。

“斯雷因!”蕾穆丽娜站在拐角处向他招手,微笑着喊他的名字。

“蕾穆丽娜小姐!”他也笑着跑过去,接过少女递过来的冰镇南瓜汁。

“终于结束了,辛苦啦!考得怎么样?变形术考试没问题吧?”

“基本没什么问题。”他说,“至少我没忘掉转换咒的定义,也让那只蜥蜴整个儿消失掉了。”

“我知道你没问题的。”蕾穆丽娜拍拍他的肩膀,“要不要去湖边晒晒太阳?”

“算啦。”听到湖边后他苦笑起来,简单地讲了讲上次发生的事情,“……总之,有了这样的教训,我觉得我短期内不会再去那儿了。而且现在大部分结束考试的学生都在那里,我也不想去凑那个热闹。”

“也有道理……那你现在打算去哪儿呢?”

 “大概会去厨房弄些点心吧。”思考后他认真地说,“我快饿死了。”

 

溜进厨房找东西吃对斯雷因来说已经是一件常事了——作为一个总要接受辛苦训练的魁地奇球员,多囤点储备粮总不是件坏事。

但在厨房发现一个蹲在那儿和家养小精灵聊天的界冢伊奈帆并不是可以列入常事范围的经历。

“你怎么在这里……”他忍不住问道。

“来问问怎么做水果塔。”伊奈帆把手里的小记事本亮给他看,“我姐姐很对这种甜点很感兴趣。以前在学校的宴会上见过这种食物,所以我来问厨房里的小精灵。”

“我也很喜欢那个,很好吃。”他说着,捧着怀里被塞进来的一大堆饼干蛋糕凑到对方身边,示意可以一起分享。

伊奈帆选了一块橘子味的瑞士卷,慢条斯理地吃了起来。

“考得怎么样。”过了一会儿后伊奈帆向他发问。

“如果你是想问变形术的话,我觉得还好。”他诚实地回答,“托你的福。”

“不用谢。”伊奈帆说,从他手里顺走了一小捧手指饼。

两人挤在厨房的角落里啃着点心,肩膀挨着肩膀,身边忙碌的家养小精灵来来去去。

如果不是库鲁特欧教授的命令,斯雷因根本不会想到有一天能与界冢伊奈帆有这样的经历,包括湖边的练习和那次湖怪危机,他和曾经的死对头越来越接近。他在占卜课上的成绩向来很高,但也从未在水晶球里看到过如今的场景。

还有他的变形术O.W.Ls测试……

他想起湖边青翠的草坪、灿烂的阳光、身边的少年在湖边读书时专注的侧脸,还有他施咒时蹙眉的样子和明亮的眼神,最后是那双温暖的、与他紧紧交握过的手。

那时他们像遇到末日般肆意狂奔,被湖水沾湿的长袍贴在身上冷冰冰的,但紧贴的手心暖热如火。

伊奈帆又从他手里刨走了几块松饼,沾上了甜品碎屑的手指互相触碰,马上又分开了。

斯雷因低头猛吃还温热着的奶油夹心蛋糕卷,收紧了忽然发烫的手指。

 

吃饱后两个人谢过了家养小精灵们,一起离开了厨房。

斯雷因心里七上八下的,考试已经圆满地结束了,那他们的这个因为考试而组建起来的学习小组也应该解散了,那也就意味着每周的湖边练习应当成为历史……这个推理是非常理所当然的,似乎并不值得专门提出来说上一说。

但伊奈帆那个性子,没跟他明说的话指不定还是会在周末的午后等在湖边吧,斯雷因想着。单是想象对方孤零零地坐在水边的场景心里就有些难受了,但内心有一个小小的、自私的声音说:你是在担心到头来孤单地等在那里的是自己吧。

这样的相处对自己而言早已不再是负担了,甚至已经成为了生活里相当愉快的一部分,但伊奈帆的想法是怎样的呢?结束每周的额外练习对他而言是卸下了一个包袱吗?斯雷因习惯性的从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可得不出一个可靠的结论。

都怪伊奈帆的情绪流露太少了。他赌气般想着,悄悄去看身边少年的侧脸。

“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伊奈帆察觉到了他的注视,停下了脚步,还伸手摸了摸脸颊。

“呃并没有……”斯雷因说。

他脸上的表情有些为难,伊奈帆也注意到了,便转过头来认真地对上了他的目光。

“怎么了吗?”他的声音很平稳,但有一种能安抚人的力量。

斯雷因用力咽下了一口唾沫,像是吞下了所有的犹豫不决。

“考试结束了,伊奈帆。”他说,声音比想象中要虚弱一点。

“嗯。”听到他的话,伊奈帆认同地点了点头,甚至还小小地笑了一下。

看来对方的情绪也不是那么封闭的,斯雷因想,却突然感觉有点无力。果然伊奈帆还是很开心的,那还是不要再打扰下去了吧……

“呃,所以,那个,每周的……”

“所以你还愿意继续每周的练习吗,斯雷因?”拉文克劳的少年用礼貌的请求语气说,“我知道你可能已经不再需要补习变形课了,但我觉得之前的经历很愉快。”

“……哎?”

“而且下学期我会继续选修魔药学,你如果愿意继续帮助我的话我会很开心。”

“明明是你一直在帮助我吧……我的变形术才是要感谢你……”

“你已经谢过了。”

“……这、这不是重点吧!我想说的是……啊。”

斯雷因后知后觉地停下了话头。然后他把发热的脸埋进了双手。

“你这家伙……”

伊奈帆拍了拍他的背。

“难道说你还在担心湖怪?”

“谁担心那个啊……”我只是觉得刚才那个忧心忡忡的自己有些好笑罢了。

斯雷因终于把脸抬了起来,白皙皮肤上的红晕还没有褪去。

“我大概也会继续选变形课的,所以……所以麻烦你了。”

“嗯。”伊奈帆点头,脸上依旧波澜不惊,但眼睛里的笑意快要溢出来。

 

“以后的事以后再商议也可以,先把之前说好的事情履行了吧,斯雷因。”

“什么事情?”

“决斗前说好的,考试结束之后一起下棋。”

“原来是这个啊……当然没问题。可别让我赢得太容易啊,橘子。”

“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吧,蝙蝠。”

 

 

“我记得,他们被要求组成学习小组的命令,时限应该只是上学期啊?”

看着湖边坐在一起的两个熟悉的身影,艾瑟依拉姆好奇地问身边的妹妹。

“现在这个不叫周末学习小组了。”蕾穆丽娜回答,目光甚至压根没从腿上摊着的那本《如何诅咒你的仇敌》上挪开,“现在这个,叫每周约会。”

                                                                                                               fin.

 

巨乌贼:做助攻太特么不容易了……

 

首先喊一句伊总生日快乐!虽然现在时间还没到……

Hp梗一直是心头好,总想让他俩试试……最先在脑内冒出来的其实是虐梗,但生日还是吃甜的好对吧(。

伊总生日距离情人节也就一周,本来想写喜闻乐见的迷情剂,但一看这篇的年龄设定……算了这个年龄的青少年这样就可以了。

总之新婚快乐啊两位!

 

 

2016-02-06  | 99 6  |  #奈因
评论(6)
热度(99)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