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不完美假日 上

情人节小甜饼

一把纯的白砂糖

 

“你觉得接下来去哪个地方比较好,咖啡馆还是游乐园?”

“……能有别的选项吗,我都不是很想去。还有,为什么是这两个地方?”

“因为这是研究了许多少女漫画的约会情节后得出的最佳结论。”

“你什么时候研究的这个?!”

“你提出那个请求之后。”

玫瑰、巧克力、绸带。情人节的街道涌动着几乎肉眼可察的粉红气息,有人当众深情告白,有人跪地献上大捧玫瑰,但更多的是挽着手臂走来走去的年轻情侣,空气里流动着一股一股的甜。

而这样的气氛中,两个肩并肩走在一起、时不时僵硬对视的少年显然格格不入。

“我没想到你真的答应那个请求了……”

淡金色头发的那个有些歉疚地咕哝着,又一次挡开到处游荡的卖花人递上的红玫瑰。

“我本来只把这个当做假日消遣,顺便再体会一下做计划并按计划行动的感觉。”

深褐色头发的那个说,侧身避开一对已经情难自已地拥抱在一起的情侣。

“……总之,我很抱歉把你扯进来。”

“……不用道歉,毕竟说同意的那个人是我。”

 

或许我们应该把时间的转轴往回拨一点点。

 

界冢伊奈帆打算从书店走出来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他掂了掂手里拿着的那本厚重的学术书籍,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很好,今天没有特价鸡蛋,那直接回家就行了。

意外就是在那时发生的。

在他踏出书店门口的那一刻,一个人直直地撞进了他的怀里。

伊奈帆的视野里有一时半刻都被一种偏淡的金色充盈着,他反应了一会儿才发现那应该是谁的头发。

“抱歉!你没事吧!”

造成了这场冲击的人正握着他的肩膀拉开两人的距离,同时低头不停地道歉,声调因为窘迫而陡然升高。

“没事。”伊奈帆把差点脱手的手机塞回口袋里,然后把书拿得更稳一些,“你似乎有急事,不用在意我。”

“倒不是什么急事……”那个人低着头说,声线终于平稳了些许,“呃,也可以算急事吧。”

“那你快去忙吧,我先离开了。”

“哎,等等!”

伴随着一声着急的呼喊,伊奈帆发现自己的手臂被拉住了,他礼貌地看过去,眼神困惑。那个人仍然低着头,只是伸出手拽住了伊奈帆臂弯处的布料,他的肩膀以几乎是肉眼可察的幅度颤抖着,呼吸也很急促,似乎正在经历一场关乎生死的磨难。

伊奈帆很有耐心地等着他。

“那其实……”那个人似乎终于下定了决心,以相当坚定的语气开了口,只是尾音处些微的走调暴露了他的紧张,“那其实是一件和你有关的急事。”

“我?”伊奈帆疑惑了,用空着的那只手指了指自己,“和我有关?可我似乎并不认识你。”

“没错。”那个有着淡金色头发的陌生人终于抬起了头,蓬松的发丝晃过一个软乎乎的弧度,“因为我也不认识你,所以这会是一个非常不恰当的请求。”

然后伊奈帆看见了一双他见过的最漂亮的绿眼睛。

“我想请求您和我一起度过明天的情人节。”

 

五分钟之后,伊奈帆从这个绿眼睛陌生人那里得知了事情的始末。

“所以这是你的朋友提出来的要求,作为你在聚会游戏上惨败的代价?”

对于他直白的表述,陌生人瞪大了眼睛,但随即无奈地耸了耸肩。

“没错。他们让我和在最喜欢的书店前遇到的第一个陌生人共度情人节,并且留下照片作为证据。”然后因为震惊而心绪不宁,直接撞到了眼前这个。

“真是苛刻的要求啊。”

“对啊……有时我也会反思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群朋友。”陌生人说,“但你的反应可真是镇定。我本来以为肯定要被当成变态了。”

伊奈帆平静地解释:“根据我的经历,一个陌生人如果突然对另一个陌生人做出不合常理的行为,有超过80%的可能性是在聚会游戏上遭遇了失利。”

“……那另外20%呢?”

“大概是精神失常吧。”

“……所以您愿意同意这个无理的请求吗?”陌生人认真地看着他,明明是在征求同意,却满脸写着对拒绝式回答的渴望,“明天您肯定有自己的安排吧,那我最好还是不要打扰……”

“我同意。”伊奈帆回答。

他从来没从一个被同意了邀请的人的脸上看到过这样痛苦的神情。

“等等,您真的不再考虑考虑吗?不用顾虑到我或是我的朋友,他们也不是太认真的。”陌生人苦苦挣扎。

“我知道。我只是想说我同意你的请求。”伊奈帆语气友善,“我明天确实没有什么安排,和别人出去放松一下也是不坏的选择,同时也可以帮你避免另外的窘境——你的朋友不会很认真,但大概也不会轻易放过你。”

“你说得对。”他的话很有道理,所以陌生人放弃了抵抗。他的眼神失去了高光,声音听起来十分恍惚,“那就这样吧……我们各自回去做个明天的、呃、出行计划,然后明天早上十点左右在这家书店门口汇合。这样行吗?”

这听起来没什么问题,但伊奈帆感觉好像缺了点什么。

“大概还不行。”他说,“作为即将一起度过情人节的人,我们是不是应该互通一下姓名?”

陌生人眨了眨眼,那双眼角上扬的绿眼睛里第一次流露出笑意。

“当然。我叫斯雷因,斯雷因·特洛耶特。”

“初次见面,特洛耶特先生。”伊奈帆一本正经,像是要补上这次急匆匆的相遇欠缺的所有礼节,“我是界冢伊奈帆,希望我们能相处愉快。”

 

而现在,两个不自在地在街上游荡的少年都不禁思考起昨天匆匆的决定是不是真的过于草率。

“这么漫无目的地走下去也不是办法。”伊奈帆用理性的态度分析,“不如我们从源头来考虑,然后再想出对策。你的朋友为什么会对你提出这个要求?”

听到他的话后斯雷因短暂地在脑海里回放了一下那段惨痛的回忆。

 

“斯雷因又输了!天,你的运气太差了。”库兰卡恩指着他,笑得前仰后合,“哈哈哈,你注定逃不出接受惩罚的命运了。”

“惩罚就惩罚吧。”输家先生好脾气地说,“别太过分就行。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

“所以谁是今天的冠军?”

“是我哦。”金发少女举起了手,笑脸温柔,“看来我是今天的女王呢。”

斯雷因松了一口气:“原来是艾瑟依拉姆小姐啊,那肯定不会是太困难的事……”

“嗯……那就让斯雷因邀请一个陌生人共度一天吧。”艾瑟依拉姆说,“明天不正好是情人节嘛,我其实很好奇斯雷因会怎么安排约会流程呢。”

斯雷因目瞪口呆。

“等等,艾瑟依拉姆小姐,这个惩罚……”

“别担心,不会太为难你的。你只要去邀请在你最喜欢的书店门口遇到的第一个人就行了。”少女用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他,“这肯定会很有趣的。你会同意的吧,斯雷因?”

“我……”

 

“原因的话,可能是女王陛下想了解一下普通人的情人节约会流程……吧。”斯雷因努力用轻描淡写的语气进行总结。

伊奈帆挑了挑眉:“我记得你说过还要留下照片?那我们或许只需要随便找几个漫画里的约会圣地自拍一下就可以了。”

“照片的事你不用担心。”听到他的话,斯雷因露出恍若看到世界末日的惨淡笑容,“会有人帮忙留下证据的。”他随意地往后指点了几下。

伊奈帆回过头,看着猫在行道树后边举着相机、憋笑憋得满脸通红的金发青年和一脸严肃的娇小少女,陷入了沉默。

“你的朋友做事很认真。”他只能这么安慰。

被他安慰的人笑得更惨淡了些。

埃德尔利佐只是忠诚地执行艾瑟依拉姆的指示,可库兰卡恩显然是跟过来看热闹的。

……所以他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群朋友。

 

最后他们还是决定先去咖啡馆看看,原因是更近些。

拐过街角就能看到一家在网上风评很不错的咖啡馆——有关评价的数据出自伊奈帆的调查。

到达目的地的时候斯雷因承认这确实是个约会的好地方:与一门之隔的街道全然不同的幽静氛围、柔和的轻音乐、装点在每一个角落里的新鲜玫瑰,以及为幽暗的室内添加暧昧气氛的香薰蜡烛。来来去去的服务生都很安静,不算太大的空间里流动着咖啡的氤氲香气,高高的卡座和密匝匝缠绕的绿藤萝能让情侣们在遮挡后放心地拥抱或亲吻。

“我们要在这里坐下吗?”室内太静了,他只能从嘴角向伊奈帆发问,同时还要向好奇地望过来的服务生扯出礼貌的笑容。

伊奈帆打量了一番周围的环境,揉了揉鼻子:“算了。我对这种香薰过敏。”

感谢上帝。斯雷因的脑海里滑过这几个黑体加粗的大字。让他坐在这样的地方和伊奈帆隔着插在细颈花瓶里的玫瑰面面相觑,还不如直接高举双手走出去让库兰卡恩大声嘲笑一番。

于是两人进去不到五分钟又逃难般冲了出来,出门的时候碰的高悬在门框边的铜铃尖利地响了好几声。

 

但是行程还是要继续下去的,计划刚开始就遭遇惨败的两人只能站在行道树旁边思索该如何熬过接下来的时间。

“或许我们应该换个参考。”伊奈帆提议。

“什么?”斯雷因疑惑。

“参考漫画不是很靠谱,那就换一个吧。”

“换成什么,小说?电影?”

“小说容易落入和漫画一样的俗套。嗯……你有什么印象深刻的爱情电影吗?”

“我一时想不太起来。”斯雷因紧张地思索着,“或许,呃,《罗马假日》?”

“很经典的品味。”伊奈帆评价,同时点了点头,“但意外的很贴切。”

斯雷因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也是一部算是如何与陌生人共度愉快一天的教科书式电影。

“那就以这个为蓝本参考吧,两个主角是如何开始的?”伊奈帆问。

“不得已分享同一个房间睡了一晚。”

“……”

察觉到自己说了什么之后斯雷因简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都是库兰卡恩的错,面对伊奈帆神秘莫测的眼神,他欲哭无泪地想,谁让这家伙偷拍照片还不关闪光灯。

“咳、重来重来……我记得那位公主的假日一开始是在街上闲逛,剪了头发,吃了冰淇淋,在公园与那位收留了她一晚的记者‘巧遇’,然后是……露天咖啡馆。”

伊奈帆这次是真的忍不住,他不得不扭过头,不去看斯雷因脸上“怎么又是咖啡馆”的绝望表情。

“咖啡馆还是算了吧,但冰淇淋还是可以吃的。”最后他这么说,装作没看见斯雷因掩饰似的单手捂脸的动作。

 

十五分钟后,两个心思迥异的人各举着一个冰淇淋坐在街边的花坛上沉默。

二月中旬的天气绝对不算暖和,斯雷因只能小口小口地舔着那颜色鲜亮的冰凉奶油。他选的是橘子口味,原因是伊奈帆的推荐,他其实也对这种非传统的口味充满好奇。但结果意外的不错,酸甜混合的口感恰到好处地中和了奶油本身的甜腻感,并在唇舌间融化出一种别样的清爽。

伊奈帆的是薄荷口味。他本来也想选自己钟爱的橘子味,但当他看见斯雷因盯着淡橙色冰淇淋球时好奇的眼神时,他改变了主意,转而要了以前从没试过的薄荷味。薄荷叶的颜色像极了身边这个人的眼睛,让他难以抑制地感到好奇。

就像斯雷因·特洛耶特这个人本身。他与他相识得那样仓促,算到现在甚至还没超过二十四小时,可面对当时还只是个陌生人的斯雷因提出的古怪请求,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警惕、不是沉默,而是主动地去探究。今天的事情也是,他才是那个被打扰的人,他完全可以敷衍地对付完这一天,可内心涌出来的愉悦感是那样真实而鲜活。

他是认真的想与斯雷因共度这一天的,不管造成这一切的是不是一场玩笑。

眼角余光瞥见十米开外的墙后两个悄悄探出头来的人,金发青年似乎已经对他俩失望了,正低头摆弄手机,倒是身材娇小的少女还在认认真真地举着相机。伊奈帆的目光轻飘飘地从两个跟踪者身上滑开了,脑袋里一个计划缓缓现出雏形。

冰淇淋吃完后他继续问斯雷因有关电影的问题。

“你还记得咖啡馆之后的情节吗?”

“记得。”斯雷因回答,“然后公主与记者一起去了一些古迹,去看了许愿墙,后面还因为不当驾驶进了警局。”说到这里他微微笑了起来。

“再后来呢?”

“再后来……记者按公主的要求带她去了河边的舞会,在那里她被寻找她的便衣警员发现了,然后又是一场混乱。”

“公主肯定很想摆脱这些追踪的人。”

“当然,她还不希望这个假日那么快结束。”

“其实我也不希望。”伊奈帆说,凑近了斯雷因的耳边,“一直被盯着肯定玩的不开心,哪怕是朋友也一样,对吧。”

斯雷因的眼睛里掠过一丝恍然的光芒。

“所以你的意思是……?”他也压低了声音,脸上浮现出正盘算着恶作剧的孩子们才会有的笑容。

“我的意思是,不要浪费了这么经典的剧本。”伊奈帆的声音宛如耳语,“想摆脱跟踪者,好好的去玩一天吗,斯雷因?”

 

“所以你是想带我去哪儿吗,伊奈帆?”斯雷因一边避开车站里拥挤的人群,一边小声地问走在自己前边的人,“还是说,你是想借车站这个人多的地方摆脱,呃,跟踪者?”

“两者都有。”伊奈帆说着,拉了一把斯雷因的手臂,把他从新涌进来的一堆人里边扯出来,“不用担心,现在还早,不如先去那边的店里买点东西吃?已经是午餐的时间了。”

当他们坐在站内的长椅上吃着买来的面包时,斯雷因仍然是一副有些担忧的样子,时不时回头张望着。

“他们还在那根柱子后面。”他告诉伊奈帆,“跟得那么紧,即使你想带我去哪儿,他们也会跟到车上来的吧。”

“不用担心。”伊奈帆重复了一遍,继续慢悠悠地吃东西,“别太紧张,表现得悠闲点。”

“表现?”

“嗯。因为下一趟电车在五分钟后就进站了。”

站内广播适时地响了起来,斯雷因眨了眨眼睛。

 

相当标准的五分钟后,一列电车缓缓停在了站台前,喷气似的声响过后,车门拉开,让急切地拥过来的人们得以进入。

而伊奈帆和斯雷因仍然稳当地坐在站台前的长椅上,将面包的包装纸揉成一团塞进旁边的垃圾桶里。

代表车门即将关闭的警示音滴滴滴响起。

走吧,伊奈帆用气音说。两人从长椅上一跃而起,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最近的车门。

斯雷因的运动鞋迈进车厢的下一秒,车门就关上了。然后电车启动,车厢内的空气流动起来,拂过两人的额发。

隔着透明的车窗,斯雷因看到尚未反应过来的库兰卡恩愣怔的表情和埃德尔利佐无奈摊手的动作。他捂着肚子无声地大笑起来,另一手撑在伊奈帆的肩膀上,指尖颤个不停。

他快笑出了眼泪,绿眼睛亮晶晶的,白皙的皮肤浮出一层温热的红晕。

 

伊奈帆望向车窗外,属于城市的拥挤繁杂迅速地后退,迎面而来的,是纯澈的蓝天与金色的阳光。

一个真正的假日。

他体会着肩上的触感,在斯雷因的感染下也微笑起来。

 

tbc.

 

伊总终于成功拐走了斯雷因www

才认识一天你们关系就这么好了,熟得真快啊……

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有下(。

 


2016-02-14  | 76 1  |  #奈因
评论(1)
热度(76)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