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因】不完美假日 下

情人节小甜饼的下篇

糖、糖、糖

 

下车时,夹杂着腥气的潮润海风扑面而来。

和煦的阳光毫无遮拦地从空中洒下来,将目之所及的一切都镀上一层金色的灿光。

斯雷因把一只手伸在额前挡了一阵,而后才能慢慢地睁开眼睛。

蓝色、蓝色、以及蓝色。有一瞬间他的视野被层次不一的蓝色淹没,吐息间都染上了海水的咸味。

“你带我到了海边?”他问伊奈帆,嗓音有点哑。

伊奈帆点头,他深红色的眼睛在阳光下格外透亮,是浓浓淡淡的一片蓝里最醒目的一点星火。

 

出站后伊奈帆带着斯雷因走上一条小路,喧闹渐渐远去,所能听到的只有风与海浪合奏的柔和声响。

“我们不去海滩?”斯雷因问道。

“那里人太多了。”伊奈帆回答,“我带你去另一个能看海的地方。”

于是斯雷因不再询问了。伊奈帆在他前边走着,深色的头发被海风吹得向后飘摆,角度原因,他能看到他的侧脸,依然是不动声色的模样。

任一个认识不到一天的人领着自己去陌生的地方,斯雷因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也能做出这样乍一听相当不靠谱的事儿来,可想到对方是伊奈帆,好像也就没什么了。他并不了解这个不幸被他撞上的陌生人,但眼下发生的一切却让他觉得很安心……这似乎有些自相矛盾了。斯雷因摇了摇头,清空这些恼人的心绪。就当成是假日放松和冒险带来的快乐好了,就像电影里那样。

走了一段距离后小路开始变宽,坡度也开始变陡。两人攀上最后一段沙土斜坡,眼前终于出现了完整的碧海蓝天。

“哇哦。”斯雷因衷心地感叹了一声,仰头望着从头顶上略过的飞鸟。

“这是黑尾鸥,这一带海滩边有很多。”伊奈帆适时进行了解说。

两人静静地站在这儿看了一会儿。无数海鸟穿梭在大海与天空之间,它们以足以称得上优美的从容姿态尽情地盘旋,发出悠长的鸣叫,洁白的翅羽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月白色的沙滩就在不远处,游人嬉戏奔跑时快活的叫喊时不时传过来,显得在宽阔的走道上一前一后前行的两人格外安静。

概是一条专门为游人和游览车准备的路,两旁种着高大的棕榈树。现在是冬季,这里几乎没有什么车和人,游客们全都到前边的海滩上去了。阳光很温暖,所以被风吹着也不觉得冷,斯雷因悄悄张开双臂感受了一下被海风扑满胸怀的感觉,心情无比畅快。

相信伊奈帆是对的。他在心里坚定了那个说不清来由的判断。

“这儿的天真蓝啊。”他主动开了口,语气轻快,“以前我还被朋友问过这个问题呢,天空和海水为什么是蓝色的。”

“你怎么回答的?”

“大概是光的折射原理?”

“错了。”伊奈帆转过身,一脸淡漠地纠正,“是瑞利散射。”

“……”

“有机会的话,还是再和你的朋友解释一下吧。”

斯雷因唰地扭过了头,没有答话。他的皮肤本来就白,血色上涌时就分外明显,伊奈帆几乎是看着那鲜活的色彩铺陈开来,从脸颊晕染到发丛里露出的耳尖。

他有点想伸手把斯雷因鬓边的一缕发丝拨到耳后。

 

这条路很长,围绕海滩的边缘弯成一个巨大的弧。

他们不紧不慢地走着,斯雷因一直出神地望着远处的海洋。海水被吹过的风翻起细密的褶皱,每一道波纹里都拥抱着一缕阳光。在视野的尽头,海与天的界限如此模糊不清,空间如同变了形,天空与海洋像扣在一起的两个半球,或是像莫比乌斯环,分开后又密合,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

伊奈帆注意到了他的专注,也没有出声打扰。

天空与海都那样广大,它们无限制地扩展着,将整个世界包容其中。沙滩、树木、道路,这一切都只是这个蓝色为主调的水晶球里毫不醒目的一处微缩景观。

而他们也是。

已经走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伊奈帆往前方望了望。快要到了,等到抵达这个弧形的尽头,才是他真正想展示给斯雷因看的风景。

 

路面似乎在抬高,斯雷因注意到了脚下的变化。周围的景色也有些变动,月牙形的白沙海滩正慢慢收窄,取而代之的是石滩与偶尔冒出的草苗。

是不是快要到头了……他想着。

这时走在他前边的伊奈帆突然停下了脚步,回头看着他。

“到了。”他说,微微侧身,一手指向前方。

迎面而来的海风吹得斯雷因几乎睁不开眼,他不得不眯起眼睛往伊奈帆指着的方向看去。然后他愣住了,急切地向前跑了好几步,直接越过了伊奈帆身边,直到视线毫无遮挡。

第一眼看到的是座白色的高塔,底座坚实,流畅的线条直直向天上延伸。视线上移后才能发现高塔的顶端缀着一个方形的装置,而以这个不太规则的几何体为基座,三支同样也是白色的、线条锐利的刀状叶轮向不同的方向舒展。它们看上去很沉重,可被风推动时流转的样子又十足轻盈。

这是一座风车,不是小孩子拿着玩的那种,而是滨海地区常有的用于发电的风车。

但伊奈帆要给他看的不仅仅是这个。石滩在这条路的尽头绕了个弯,斯雷因向另一个方向望去,土石相间的海岸上伫立着许多这样的白塔,无数的白色叶轮以相同的频率在海风中旋转,乍看有点像变形的海鸟翅膀。

碧海蓝天,还有旋转的白色风车。虽然在风车这一点上或许有微妙的不同,但这简直是绘本里的画面。

 

“你怎么发现这里的?”斯雷因问,喉咙有些发哽。

“以前和姐姐来玩过。”伊奈帆说,与他一同注视着这片风景,“我觉得这里的景色比沙滩要好看一些。”

斯雷因久久地看着眼前的画面,神色也软和了下来,笑意浅淡,眼睛里流动着怀念的光。

“我大概没告诉过你……我的故乡是在北欧。”良久后他说,声音很低,“小时候父亲带我出去玩,那里的海边与村庄也有很多这样的风车,这当然不是真正的那种古老的风车,但我还是觉得很好看。”

“它发电的功率还是挺大的。”结果伊奈帆冒出了这么一句。

斯雷因顿时用受到冒犯的眼神瞪了过去,可随后又笑出了声。

天空仍然蓝如水洗,但太阳已经西斜,风车的影子被投射在海边的山丘上,像一幅巨大的抽象画。

 

乘电车回去的时候透进车窗的光已经是橙红色的了。长时间的步行后难免疲累,两人肩膀挨着肩膀坐在座位上,没了来时那股劲头。

“这一天辛苦你了。”斯雷因用带有歉意的口吻说,“很感谢你让我看到了这样的风景。”

“也不是很辛苦。”伊奈帆说,“很高兴你喜欢。对我来说,这是很不错的一天。”

“我也这么觉得。这样一想,输了这场游戏并不亏。”

“就当成是意外惊喜吧。”

“不如说是难得的运气。”斯雷因自嘲,“我也不是第一回输得惨败了,但能换来这样的经历可是第一次。”

“我该说很荣幸吗?”

“也不是这样……啊,这么快就到站了。”

车门拉开后两人拖着步子慢吞吞地走出来,刚出站就看到路边站了一溜的卖花人。

“早些时候他们还不在这儿啊?”斯雷因回想起上午不停拒绝花朵推销的经历,嗖的蹿远了。

“应该是人更多了吧。”伊奈帆分析,“晚上出来约会的只会有增无减。”他说着,却没有跟着斯雷因走远,倒是走到那些卖花人前边,认真地挑选起了装在桶里的花朵。

“你要买花?难道说你是打算晚上才约人出来?那我是不是应该,呃,先告别?”斯雷因察觉到他的行动,尴尬地蹭了回来,“我果然还是打扰你了吧……”

“我记得之前说过了,说同意的那个人是我,不要担心是否打扰的问题。”伊奈帆淡淡地回应着。他已经选好了花,现在正在打量装饰用的各色丝带。

“而且我也不是要约别人出来。”

裹了一层玻璃纸的瑰丽花朵突然就出现在了眼前。斯雷因愣愣地眨着眼睛,顺着花梗看过去,对上伊奈帆一本正经的脸。

“这是给你的。我们也算一起过了情人节吧,那送支花应景一下也挺好的。情人节快乐。”

斯雷因看上去像是噎住了。他接过那支系着蓝色丝带的玫瑰,憋了半天才想出一句话。

“你也……情人节快乐。”然后他又急匆匆地补了一句,“我是不是也应该给你回礼?”

“你愿意的话。”

于是斯雷因也跑到了卖花人那儿买了一支花,塞到了伊奈帆手里。伊奈帆用做实验时看烧杯的眼神凝视着带露的花朵——这支系的是红色的丝带。

两个人就这么各捏着一支花傻兮兮地站在街边沉默了好久。

 

这气氛怎么跟第一次谈恋爱的中学生似的。斯雷因暗自吐槽,强行开口破冰:“其实我还是挺好奇的——”我的天这是什么破开头。

“——你知道,很少会有素不相识的人愿意这么上心地和你玩一天的,对吧?”更别说这后半天的愉快旅途完全是由伊奈帆策划的。

“那你觉得那位记者后来又是为什么放弃了交易,送还了公主的假日照片呢?”结果伊奈帆反问了一句。

“……啊?”

“……没什么。这好像也不是一回事。”

你怎么还不明所以地自问自答起来了啊?!

“哎?”斯雷因突然感觉哪里不对,“你原来对电影情节挺熟悉的嘛。”可之前明明一直在问的来着。

“很早以前看的,对剧情的细节不太记得了。”伊奈帆面不改色地撒谎。玫瑰花还在手里,周遭环境里的情人节氛围越来越浓郁,不断有出站的人捧着数支玫瑰,满脸带笑地匆匆离去。这样的情景似乎给了他一种冲动——而这种冲动放在平时,他肯定会毫不留情地给予“愚蠢”或者“不靠谱”的评价。

他当然记得那部电影的情节,前边所有的欢欣与甜蜜,以及最后那沉重却又美丽的遗憾。

斯雷因仍然在把玩着手里的花,他看上去已然心满意足,像个进行了一趟完美旅行后准备带着好心情回家的普通游客。

于是伊奈帆在这天里第二次纵容了内心那股冲动,第一次是劝诱斯雷因跟着他甩掉跟踪人的时候。

“斯雷因,你能再讲讲电影的结局吗?”

“结局?结局就是短暂的相处后两个人又回到各自的生活轨迹里去啊。”

“再往前推一点呢?”

“往前……记者会?”

“往前推得更多一点。”

“记者开车送公主回去,然后两人在街角告别。”

“是怎样的告别?”

“算是对这段短暂但深刻的感情的告别吧,而且爱情电影的告别能是怎样……”斯雷因莫名其妙地看着他。

又是玫瑰。

花朵的深红色突然距离他那么近,可以感觉到那丝绒般的花瓣挨上了脸颊。可这些和嘴唇上柔软温热的触感比起来根本无关紧要。

斯雷因从没愣怔得那么彻底过。

伊奈帆就站在他面前,借着花朵的遮掩,凑过来吻了他。

 

 

“后来呢后来呢?埃德尔利佐和库兰卡恩跟丢以后,你和那位一日限定约会对象去哪里了?”艾瑟依拉姆急切地问,对后边的情节发展充满好奇。

“他叫界冢,不是什么‘一日限定约会对象’……”斯雷因苦笑。虽然从最后来说,艾瑟依拉姆给的这个称呼或许才更恰当一些。

“后来我们去海边了,我手机里有照片。”

一群人登时都呼啦啦跑过来要求观赏。

“怎么全是风景,你们都没有自拍吗?”艾瑟依拉姆失望地说,“虽然风景也确实很漂亮啦。”

“当时没想到这个……”

“那从海边回来以后呢?总不会就这么结束了吧。”

“回来以后就这样啊。”

“看你们相处得挺好的,配合也挺默契的,就没考虑留个联系方式什么的吗?”库兰卡恩发问,显然还对突然被耍了一招这件事耿耿于怀。

“还真没有……”斯雷因敷衍着,心思却早就飞走了。那个吻太突然了,不仅是他,大概连伊奈帆自己都有被惊吓到。

虽然知道参考的是《罗马假日》,但有必要连告别吻都参考进去吗?斯雷因的脸又一次涌上了血色,他想说点什么,可声音还没发出来就被阻截在喉咙里了。可这种时候又能说什么呢,再要求对方具体讲讲瑞利散射吗……他的脑子里一片混乱。

伊奈帆看上去也差不多。他的脸色还是很平静的,可僵硬的站姿和不自觉捏紧的手指暴露了他的局促不安。

然后记忆就断片了,斯雷因根本记不得他们是怎么道别的,但肯定十足的尴尬和匆促。

正确的做法是把这个吻当做一个意外,不要太去在意,也不要总是想起。就让这个来得突兀的假日就这么过去吧,电影的结局不就是这样吗?记忆尚且可以留存,但意外终究只是一场意外。不管怎样,这个假日最原始的命题只是“与陌生人共度一天”而已。

属于理智的区块向他絮絮叨叨着这些道理,但自我开解得再多也填不满心里那道名为遗憾的沟壑。

还是应该留个联系方式的……斯雷因又一次在心里叹气。

“埃德尔利佐呢?”他出声询问,想转移一下注意力,“她今天怎么没来?”

艾瑟依拉姆很快解答了他的疑问:“她去拿冲洗好的照片了哦,就是那天拍的那些。”

“她已经去了有一会儿了,应该马上就回来了。”库兰卡恩补充道。

 

伊奈帆站在冲印店里,百无聊赖地等着店员把他要拿的那份照片递过来。

本来过来的人应该是他的姐姐界冢雪,但雪姐临时有事走不开,只能派他来一趟。今天来的客人挺多,他不得不耐心地等待着。

人闲着没事干的时候就喜欢回忆,更别说这几天某些画面一直在他脑海里萦绕不去。

亲吻斯雷因的感觉比他想象的还要好得多。想做的事情突然实现以后人会有几秒钟处于极度冷静而清醒的状态,在那短暂的时间里,他镇静地用视线描摹那红色绒般的色彩在斯雷因脸上扩散的路线,有种温热而饱胀的情绪顺着血管攀援,把心里埋着的那个热气球烧得飘飞起来——可那几秒过后,他还是落进了与对方相似的惶恐里头。愚蠢的冲动,理智从地上跳起来,对他喋喋不休。

……早知道无论如何应该先留个联系方式啊,百密一疏,冲动害人。他可不想连电影的结局都参考进去。

等待间又有客人推开玻璃门走了进来。伊奈帆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那个不引人注目的小小身影。

……小小的?

伊奈帆的记忆刷啦啦地倒带,然后停在了某一页上。

“打扰了,您是不是就是那天……”眼看那位小小的客人接过店员递过来的信封后就准备走人,他连忙走到对方面前。

少女皱眉,仰头看着这个突然拦住自己的人。看清之后她的神色突然激动了起来。

“啊,你就是那天和斯雷因一起的……!”因为惊讶她一时没控制住自己的声音,还没说完就有些不好意思地捂住了嘴。

“好巧啊。”把手移开后她压低了声音,眼神里透着好奇,“居然又遇到你了……你也是来取照片吗?”

“嗯,代别人拿的。”伊奈帆如实回答。

“某种程度上我也算是替别人拿。”那个曾经的小跟踪者晃了晃手里拿着的信封,“其实就是那天拍的你们俩。”而后她犹豫地捏了捏信封。

“你想看一看吗?毕竟也是和你有关……呃,如果这让你不愉快的话就算了……”

“没关系,我想看。”伊奈帆答得很干脆,“你是要把照片拿给斯雷因吗?”

“不只是斯雷因,其他人也都很想看。”她说,“不过最后这个肯定还是要给斯雷因啦。”

少女留意着伊奈帆的表情。

“你是不是还想和他见面啊?”她突然问。

表现得很明显吗?伊奈帆纳闷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其实他们就在附近聚会,我可以带你过去哦。”少女露出得意的笑容,“他们本来还嫌我和库兰卡恩先生跟丢了你们,损失了很多乐趣呢。这下可以给他们一个惊吓了。”

伊奈帆没想到自己之前的遗憾居然就这么被解决了。这超展开简直是幸运EX级别的,他心想,表面上还是风平浪静。

少女探究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突然把信封塞进了他手里。

“你来把照片给斯雷因吧,这样更有戏剧效果。”她的目光狡黠,“这样也算和你们那天给我的惊吓扯平了。”

 

和伊奈帆一起走出冲印店的时候她简直要哼起歌来。

埃德尔利佐在关键的时候总是不会让你失望。她愉快地给自己比划了一个赞。

 

所以现在要由他来把关于那一天的记录交给斯雷因。伊奈帆用指尖摩挲着信封的封口,觉得心里那个热气球复活了。

虽然很可惜这些照片里不会有在海边所见的风景,但他有了再带他去一次、不、是和他共同欣赏更多风景的机会。

或许那个冲动的吻也并不是最后一个。

他微笑起来。

 

这并不是一个多么完美的假日……但现在,它可以有一个完美的结局。

 

Fin.

 

终于把这把糖撒完了。

肯定不能让你俩走遗憾结局线啊……加油虐狗,看好你们(。

 

 


2016-02-18  | 83 3  |  #奈因
评论(3)
热度(83)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