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神奇海螺如是说

网剧衍生

Kingsman paro,特工恋爱故事(。

内含三人组大量的嘴炮和互怼

 

———

“你们两个再这么瞎扯下去,这个任务就不用做了。”秦明心平气和道。他觉得自己已经生不起气了,心态早已由波涛汹涌转为风平浪静,再冷漠一点儿基本可以比得上老僧入定。

“别这样啊老秦。”李大宝说道,她大概正在拆什么东西,搞得通讯频道里一片悉悉簌簌的细碎声响,“我们这也不是没碍着事嘛。”

“就是。”林涛应声道,“反正也还没开始干正事,放松一下不好吗。”

“既然还没开始干正事,你们为什么不好好看看我发给你们的路线图和建筑结构图?”秦明语气森冷地反驳,“特别是你,李大宝,你是在执行秘密任务,不是在搞爆破,拆个东西搞出那么大声响,你是怎么在培训里及格的?”

然后他面前屏幕上的其中一幅图像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这玩意儿焊在墙里!”李大宝冲着通讯器愤怒地喊了起来,“我得把它凿出来!你试试不出声地凿东西?!”她说着,用力地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

“……你再这么暴力折腾,这眼镜的摄像功能就要出问题了。”秦明闭了闭眼,不想去看那晃出残影的图像,“被这样的方式破坏的设备,技术部是不会给报销的。”

画面瞬间恢复了正常。

一时间通讯频道里只听得到林涛的狂笑。那声势听上去像是要把肺给笑出来似的。

“秦明你别这样。”林涛在大笑的间隙里说道,“宝哥好歹也是过五关斩六将拿到了代号的人,哪能被你这么说。”

秦明迅速地改变了集火的目标:“我有时候也会好奇你是怎么拿到代号的。”

然而林涛对他的嘲讽无知无觉:“我们不是同一期进来的吗,我怎么拿到代号的你难道不知道?”

“……算了,”秦明放弃了和他对峙,转而去指挥他的行动,“你已经到达A区了吧,别愣着,前进八十米后墙上会有一个通风管入口,从那里走可以更快地到达S区。”

“我知道。”林涛的声音里含着笑意,“你给我的结构图里有标这条路,我早就记着了。”

秦明咳了一声。

“……务必要在三十分钟内到达你们该在的位置。”

“是!”

 

所以,我到底为什么要指挥这两个人?三十分钟后,秦明又一次思考起了这个问题。

通讯频道里,林涛和李大宝的笑声双重叠加,连绵不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和老秦以前还干过这样的事啊?”

“那时候年轻嘛。再说了,培训期不就是黑历史集中营吗。”

“可不是。这种时候就要庆幸那个没人性的淘汰机制和保密条例了,至少有效避免了黑历史的流出。诶对了林涛,你再跟我讲讲你们那时候的事情呗。”

秦明终于忍不住出声打断他们。

“我记得,在正式任务期间,任务成员是要以代号相称的吧。”他每一个字都咬得很用力,“你们能不能有一点自己是在做正事的认知?”

“哎呀,老秦你别那么死板嘛。”李大宝不以为然地说,秦明能从图像里看到她晃了晃手里握着的长柄黑伞,“我们都那么熟了,叫名字有什么关系。”

“这不是名字的问题,是态度的——”

“好了好了。”林涛打断了他的说教,“我们分得清轻重缓急,不会影响任务的。倒是你,别无论什么时候都板着脸,跟那个什么来着,就我侄女常看的动画片儿里的,噢,跟那个章鱼哥似的……”

李大宝噗的乐出了声:“哈哈哈哈哈章鱼哥,那谁是海绵宝宝啊?”

“你啊!”

“……那你是派大星?”

“我哪里像那只红彤彤的海星了?!”

“那我又哪里像那块成天傻乐的海绵了?!”

“你们说够了没有?”章鱼哥秦明冷漠地开口了,“完不成任务的话,你们两个就不用回总部了,我直接通知上边进行新一轮的选拔和培训。”

他本来就偏低的声线此刻更是含霜带雪,冻的斗嘴正欢的两个人猛地一抖。

“我、我去废弃的实验室那边看看。”

“那我去配电室检查一下线路,咳。”

秦明满意地松开了手里那支快被拗断的钢笔。

 

李大宝小心翼翼地走在满是破碎砖块的安全通道里,时不时用伞尖敲击着周围斑斑驳驳的墙体。

被敲击处发出十分清晰的闷响。

“豆腐渣工程啊。”她低声念叨了一句,继续朝着黑黢黢的通道深处走去。四周黑暗又安静,她走了没二十米就有点憋不住了,想唠个嗑又怕被秦明冷冰冰地怼回来,便偷摸调整了一下通讯器的开关,打开了和林涛的单独通讯频道。

“林涛?老林?hello?”

“怎么了宝哥,怎么打开这个频道说话了?”林涛迅速地回答了她,“发现什么了吗?”

“唉,我这不是憋得慌。”大宝眯着眼睛,透过有夜视功能的眼镜镜片观察前边的路况,“你说,我们这是来收拾残局,又不是来抢东西,搞这么郑重干嘛,连个天都不准聊。”

“秦明性格就这样。”林涛说,“他跟我同一期选拔进总部的,那个时候就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谁都接近不了。”

“可以想象。”

“他不怎么喜欢跟人接触,又是一个不走武力路线的医学生,当时没少被同期的人排挤来着。”

“哇……”李大宝感叹了一下,“老秦还有过这种时候啊。”

“是啊。”林涛像是想起了什么,小小地笑了一声,“不过那家伙不可能真被欺负的,虽然他不怎么用枪,但他有手术刀啊。”

“老秦拿手术刀怼人,为什么我觉得这个描述这么有画面感呢。”大宝踢开一块碎石,一边笑一边向前走,“那你呢,你那时侯被他怼过没?”

林涛哼了一声。

“笑话!我可是第一狙击手,哪有被他怼的道理!……我根本就不敢惹他。”

大宝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笑声。

“你别笑成这样。”林涛义正严辞地为自己辩解,“有脑子的人都知道,学医的人是最不能惹的,谁知道你什么时候就躺他手下了呢?更何况秦明还是更擅长折腾死人的那种,谁都不想躺到他手下去……”

“那是。”同为医科生出身的大宝得意道,“玩游戏的都知道奶妈是最不能得罪的,换算到现实的话,法医也算半个奶,当然不能惹。”

“你这种暴力奶更不能惹……”林涛嘟哝了一句,继续追忆往事,“我当时还是很佩服老秦的,虽然人冷冷的,但确实厉害,头脑灵活,专业素质也过硬,好几次危机测试他都是最快脱出的那个。”他说着,又想起彼时还稍嫌稚嫩的秦明骄傲的模样,嘴角不自觉地含了笑意,“而且在我们那一拨人里,他穿起正装来是最有范儿的。”

“哇哦。”大宝发出了一个表示赞赏的音节,“所以你们那时候关系就这么好了?”

“也不是。”林涛回答,“我是觉得他挺好的,但他对谁不都那个态度吗,再说那个环境下他的防备心又特别重,我这么去接近会起反效果的。”

大宝已经吹起了口哨,“那你怎么跟他搞好关系的?”

“也没啥。就是闲着的时候跟他搭搭话,问问他看的什么书之类的。”林涛对比了一眼秦明发过来的路线图,思索了一会儿后在岔道口选择了右转,“有时候别人说些不好听的话,我就在实战演习里小小报复一下。那些战五渣,脑子还没秦明一半好使,说瞎话倒挺来劲。但傻逼们说坏话使绊子那么多,最后拿到代号的还不是我俩,他们只能惨兮兮打道回府。”

大宝简直要给他鼓掌了。

林涛说得多了,也来了劲,继续跟她叨叨着过去的事:“不过秦明这个人你也知道,他也就表面冷一点,你看你刚来的时候,他数落归属落,给你配置东西的时候还是很慷慨的不是?那时候也是,他跟我说话是真不多,但我受伤的时候却永远来得比医疗班还快。”

他语气里的满足简直要溢出来,大宝一边听他说话一边走路,觉得乌漆麻黑的通道都要变成春日花海。

“我还记得那时候做信任测试,你肯定也做过的,就是从战机上往下跳那个。”他兴致勃勃道,“我那时候可倒霉了,正好就成了没有降落伞的那个人,当时把我给急的……”

“然后呢然后呢?”大宝听得入神,急切地追问。

“然后你们该干点实事了。”

秦明冷冷的声音骤然在两人耳边响起,语气虽然平淡,但其中山雨欲来的架势却是前所未有的清晰。

“卧槽??!!”

林涛和李大宝同时被惊得跳起来。

“我们用的不是私人频道吗,老秦你怎么进来的?”

秦明不屑地嗤了一声。

“谁告诉你们这样我就听不到你们在说什么了的?我是你们的军需官,你们用通讯器交流的内容全部会在我这里备份。”

“那干嘛还要再做个私人频道呢?”林涛弱弱地问了一句。

“为了不用听到一些没用的话。”

“我、我还有个问题。”大宝举了举手,随后就意识到没人能看见自己的动作,立即把手又缩了回去,“你刚才那句话插得太是时候了,所以老秦你之前是……一直在听吗?”

这句话问到了点子上,秦明登时就沉默了。

“好好干正事,有进度就向我汇报。”良久之后他冷淡地指示道。

“要记住任务第一,你们的代号不是用来叫着好听的,海绵宝宝女士和派大星先生。”

他说完就收了线,徒留林涛和大宝各自瞠目结舌。

“他、他居然接这个梗了……”

“那他是承认自己是那啥,章鱼哥了吗?”

“不是吧……”

 

总部的指挥室里,秦明把通讯器从耳朵上扯下来,但没过几秒又放了回去。他用钢笔在纸上写写画画,想从前方实时传回的画面中总结出几条有用信息。

然后他不得不承认大宝说的是对的,这次任务基本上就是扫尾工作,除非现场的两个人找到了一些东西,否则确实不算很有意义——那自然也没必要太过正式。

于是他有些茫然地放下了笔。

收线以后,林涛和大宝的声音就消失了,通讯器里只有微弱的电流声,听在独自一人待在指挥室里的秦明耳中,便生出了一种难以言喻的寂寥。

秦明静坐着听了一会儿这单调的声音,还是忍不住打开了收讯开关。这次那两个人没在说话,通讯频道里传来大宝咔啦咔啦踢砖块的声音和林涛拿工具时磕磕碰碰的动静。

他突然就安下了心。

这时属于林涛的通讯灯亮了起来,秦明接上单人频道,开口问道:“有什么发现吗?”

“唔……暂时还没有。”林涛回答,他大概正在依次关上几个配电箱,背景音里不断传来咣咣的声响。

“秦明,”离开配电室后他叫了一声军需官的名字,“你今天是不是有点焦虑啊?”

秦明立刻否认:“没有。”

林涛视他的否认如无物:“难得不用出外勤,你应该轻松才对啊,为什么要焦虑呢?”

秦明:“不我没有……”

林涛:“哈哈哈是不是没跟我一起出外勤不习惯啊?”

秦明不是很想说话了。

“其实我也不太习惯。”林涛坦白道,“从刚进总部的时候开始,多人任务也好双人任务也好,我都是跟你搭档的。虽然宝哥也是个好队友,但没你在边上,总觉得跟缺了什么似的。”

他语调里丝丝缕缕的笑意和温情顺着电流熨帖在秦明耳旁,烫得那块皮肤微微地发红。

“你怎么又不说话?”林涛问他,“开心点嘛,别老这么绷着,章鱼哥吹单簧管时还会随和点呢。”

“……”秦明不知道该怎么接他的话。

“那你要我吹单簧管吗?”最后他问道。

回答他的是林涛吃吃的笑声。

“你这个人……”林涛刚说了这几个字,下一秒大宝的通讯灯就开始急促地闪烁。

“老秦、林涛,我有发现了!”

短发姑娘的声音难得有些尖锐。她刚才用伞尖在一大堆碎石里刨了好久,最后终于触到了几块质感和砖石有着明显不同的物体。

“我去,这个破实验室里埋了好多尸块!而且都是处理过的!我说这地方怎么闻着一股子药水味儿……”

秦明立刻将她那边传过来的实时图像进行了放大。眼镜虽然有夜视和摄像功能,但在这样差的光线下,传来的影像只能呈现单调的灰白色,秦明皱着眉,反复地调整地角度,可还是没能看出什么有价值的线索来。

大宝还在气喘吁吁地挖尸块。

“靠,到底埋了多少……”她烦躁地将伞尖对准一块特别大的大理石碎块,狠狠地轰了一记,“吃我的意大利炮啦!”

火光一闪后蛛网般的裂纹迅速在石块上扩散,随着石块的崩塌,底下压着的好几只变形的人手出现在了大宝和秦明的视野里。

身处现场的大宝被这瘆人的场景吓得后退了一步。

“呃……老秦,这些尸块都要带回来吧?”

“尸块较小,分布状况极分散,显然不可能是因坍塌遇难所致。”秦明迅速地下了判断,“虽然图像看得不是很清楚,但依然可以看出切口平滑完整,应当是人为切割。”

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

“这个任务已经不是收尾工作那么简单了……把你能找到的尸块全都带回来,我需要更多的线索。”

“可是老秦,”大宝为难道,“这里的尸块数量相当多,我带的箱子容量不够,恐怕没法全装回去。”

“我让林涛带着他的箱子去你那边。”秦明说。

他话音刚落,林涛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抱歉啊宝哥,我恐怕没法过去了。”他的语调难得沉重,压得秦明心里有点发慌,“我这儿也发现了一些东西,看着像磁盘的碎片。秦明,碎成这样的里面的资料还有救吗?”

“你先全都带回来,我现在就通知技术部做好恢复资料的准备。”秦明盯着屏幕上的两幅画面,一手在操作面板上飞速敲打,“现场还有什么东西吗?大宝那儿出现了大量尸块,你那里有吗?”

“没有。”林涛处的画面陡然拉近,大概是他正在捡拾碎片,“但有几个试剂瓶,里面的东西大概早半个月前就挥发干净了,也要带回来吗?”

“带回来。”秦明简洁道,“大宝那儿带不全的话,就捡觉得最有价值、遗留线索最多的尸块带回来。搜检完毕后立刻将物品带回总部,我马上去向上头报告,要求改变对这起爆炸事件的性质定义,并向该现场派出更多人手进行大规模搜索。”

现场的两人被他瞬间猛涨的气势激得一凛,仿佛又回到了当年被教官驱使着做任务的时光。

“是!”

 

“哎哟喂我的箱子太沉了……”李大宝两手并用地提着一个银色的大金属箱,有气无力地靠在了墙上,“真羡慕你啊,带的东西比我少多了……”

林涛以一模一样的姿势倚着墙,“我的箱子虽然没你重,但里边都是易碎品啊!你知道这一路颠簸回来我得多小心吗!”

“行行行,我俩辛苦程度半斤八两,可以了吧。”大宝翻了个白眼,“诶你看那边有人来了,我们终于可以歇歇了。”

来的是个熟人。

风尘仆仆的林涛和李大宝一脸菜色地贴着墙,看着神色严肃的秦明踩着T台走秀一样的步伐走到他们面前。他依然是一身齐整的西装三件套,外边还披了件实验室里穿的白大褂。

“欢迎回来。”他对两人说,然后伸出手,示意他们把眼镜和伞交还。跟在他身后的技术部工作人员则从他们手中接过箱子,准备立即进行分析。

大宝强行把自己从墙上撕下来。

“老秦你接下来是要解剖那些尸块吧,那我也过来帮忙。”

秦明用挑剔的目光瞥她一眼。

“不行。”他说,“你会打扰我工作,严重地拉低效率。”

说完他就转身走了,白大褂在身后甩出一个格外风骚的弧度。

大宝气得要砸墙,被林涛笑嘻嘻地拉住了。

“他的意思是,我们俩出外勤辛苦了,后续的分析和技术工作交给他就好了。”他拍拍姑娘的肩膀,对着秦明的背影大声说,“他就是这么别扭一个人,宝哥你理解理解呗。”

秦明的脚步非常明显地趔趄了一下。

 

tbc.

用电影的代号的话,大概是秦明=Merlin,林涛=Galahad,大宝=Lancelot,这样的配置

正事说完了,接下来就要讲恋爱史了(不是

正剧终于要开虐了,赶紧先吃口糖……


评论(17)
热度(586)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