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神奇海螺如是说 02

网剧衍生

Kingsman paro

大量回(lian)忆(ai)杀(shi)

 

———

实验室和技术部的工作人员全都忙得热火朝天,而人迹寥寥的休息区里,林涛和李大宝以葛优瘫的姿势一人占据了一个沙发,舒舒服服地半躺着喝果汁。

林涛躺了一会儿就挣扎着要起来。

“秦明在实验室里待了好久了,我去给他送点吃的。”

大宝把他摁回去。

“你进去也是要被他赶出来的。再说,你要让他对着尸体吃东西吗?

林涛:“……那算了吧,我等他出来再说。”

大宝一口气喝干杯子里的橙汁,舒爽地伸了个懒腰。

“等他出来得好久吧,你要不先回去休息会儿?”她问林涛。

“不了。”林涛摇头,“我等他等习惯了。他以前也这样,不管连轴转了多久,都要等把事情做完才肯出实验室,有一次他累得太厉害,一出门腿都软了,吓得我差点没把他直接扛到医疗部去。”

大宝好奇地望向他:“我一直想问,你们到底认识多久了?老秦这种性格的人,你得跟他相处多久才能处出这样的交情啊?”

“宝哥,我觉得你对秦明有误解啊。”林涛故作严肃道,“秦明确实不是好相处的人,但并非完全不近人情,跟他相处的关键不是时间长短,而在于你的表现能不能让他认可。”

他喝了一口自己那杯苹果汁。

“你自己就是一个例子嘛。你看你拿到代号不也没多久吗,但他还是安排你在他手下出外勤,可见认识时间长短不是问题,重点是你的表现让他愿意信任。”

大宝简直要被他肉麻出一身鸡皮疙瘩,“啧啧,你对秦明到底戴了多厚的滤镜啊……”

休息区的壁灯灯光偏黄且不算很亮,营造出了一种惬意休闲的效果,在这样的环境里躺着,稍微安静一会儿就会感到睡意一阵阵地涌上来。

大宝用手捂住了一个哈欠,心想自己得找点儿事做。

她用执行任务时做侦察的眼神扫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特别是在确定实验室方向没有人过来以后,向着林涛的方向探过身去,神神秘秘地说道:“林涛,趁现在老秦不在,又听不到我们说什么,你再跟我说说你俩以前的事儿吧。”

林涛也有点犯困,窝在那儿眯着眼睛看她:“之前不是跟你说了不少吗?”

“那点儿哪够啊,又有秦明旁听着,一点都不过瘾。”大宝说,“再讲讲呗,满足一下后辈的好奇心。”

“行吧。”林涛答应了,“我俩认识好多年了,你要听哪段?”

大宝托着腮思索,心说这个选择太艰难了。正纠结着呢,她突然想到出外勤时候发生的事儿,顿时兴冲冲地拍起了大腿:“讲那段,讲那段!就我俩还在外勤的时候被老秦打断的那个,You jump I jump那个!”

林涛一口果汁差点喷出来。

“那不是跳飞机吗,哪来的You jump I jump?”

“有什么差吗?”大宝说,“我记得你说到你就是那个没有降落伞的幸运E,来,派大星同志,快点儿接着讲。”她一改之前有气无力的模样,正襟危坐,双眼放光。

八卦对女性的吸引力太可怕了,林涛心想。

“行吧我讲。”他举起双手以示投降,“让我组织组织语言哈……对,一拨十几个人,我就是那个没有降落伞的倒霉蛋。万米高空降落,眼看着那帮傻逼一个个的犯怂早早地拉伞跑了,我怎么扯那个拉环都没用,只能一个人在半空中绝望。”

林涛说得动情,满脸悲戚,“那时候距地还有五千多米,我一个人,无依无靠,风中飘荡……”

“你们那一届不行啊。”大宝深沉道,“这个测验不就是考验勇气和信任度的吗?就算有一个人没有降落伞,只要集体围成一个圈手拉手,依次拉开降落伞,要安全降落还是没问题的。”

“对,而且对没有降落伞的那个人来说,拉住他的人越多越安全。”林涛叹了口气,“但那时候谁还管同伴什么情况啊,万米高空,气流紊乱,发现自己有降落伞的都高兴坏了,一扯拉环就跑,我就看着那个圈被冲散,然后自己降落得越来越快……”

 

随着最后一个人也松开了手,林涛心里的恐惧一下子升到了最高点。

“不好意思啊兄弟!你自求多福!”那人松手后还喊了那么一句。要不是林涛还沉浸在自己就是那个倒霉的中奖者的愕然中,他铁定要拼着命狠狠比一个中指。

他瞪着底下越来越近的山川河流,再仰头望望半空中缓缓降落的一朵朵白蘑菇,被抛弃被背叛的痛苦一瞬间胜过了即将丧生的恐惧。

现在距地还有五千多米,如果一直没有救援,只要进了一千米内,他几乎是必死无疑。林涛已经不想去计算需要几秒钟他就能进入一千米极限区了,他只想闭上眼睛,趁着这最后几分钟好好回忆一下自己二十年来经历的一切……

“林涛!”

一切……

“林!涛!”

一……切……?

手上猛然出现的压力让林涛清醒了过来,他一抬头,就撞见了一双熟悉的眼睛。

是秦明。

原来不是幻听啊。林涛心想。

即使隔了两层面罩,他仍能从对方的眼里读出急切而惊慌的情绪。这太难得了,那可是秦明,是那个待在水能没过头顶的房间里还能波澜不惊的秦明。

“我有降落伞!”

林涛听见秦明对他喊。

“抓住我,然后拉开我的降落伞,快!!”

林涛摁下心中瞬间浮起的无数情绪,依言回握住了秦明的手。他用力地将秦明拥抱在怀里,随即感受到了对方回抱的力度。

那一刻的他们就像两只无翅的鸟,在风声呼啸的空中紧紧地依偎。

“我要拉伞了!”他也冲着秦明喊了一句,而后伸手摸到秦明身侧,抓住拉环后用力一扯——洁白的、云朵般的降落伞几乎是在瞬间鼓胀起来,在这危险至极的关键时刻为他们的降落提供了一份宝贵的阻力。

活下来了。林涛看着那片晃晃悠悠的白,恍惚地想着,环在秦明身上的手无意中松了几分力度。

然后他被秦明狠狠地掐了一把。

“你走什么神啊!”秦明朝他吼道,“已经距地不到一千米了,快点调整降落状态!”

秦明说的是对的。一顶降落伞还是很难支撑两个身高腿长的男孩子的重量,虽然坠落的速度已经放缓,但总的来说仍是明显偏快,再加上林涛是以挂在秦明身上的不稳定姿势在支撑,使整个情形依旧显得岌岌可危。

然而林涛心里已经没有了恐惧。

“不要担心嘛。”他用自己的面罩去碰秦明的,对着他因紧张而皱在一起的脸庞露齿一笑,“我们不会出事的。”

他说完,还不等秦明做出什么反应,就把对方揽到自己身上,在空中做了几个翻转的动作以缓冲落势。

这时他们离地面已经非常、非常的近了。秦明在极度的紧张中睁大了眼睛,他僵硬得像只受惊的猫,只知道死死地抓住林涛的手臂。

然后他听到林涛欢欣的叫喊声:“安——全——降——落——!!”

他还没来得及腹诽对方的没心没肺,就感到身下一阵剧烈的颠簸,柔软的降落伞像一层软甲一样覆在他身上,缠绕住了他的视线。

“林涛?”他手忙脚乱地掀开降落伞,有些惊慌地喊同伴的名字。

“在这儿!”闷闷的声音在他下方响起。秦明用力地扯开蒙在地上的伞面,终于在草坪上找到了一个四仰八叉的林涛。

“哈哈哈,老秦,高空跳伞是不是很刺激啊,哈哈哈哈哈哈。”

“……”秦明瞪着林涛傻笑的脸,把对方的手从他腿上扒拉开。

“起来。”他说。

林涛直摇头:“不起,腿都软了,起什么起。”

秦明下意识就想叉腰教训他。

啪、啪、啪。

手掌拍击的声音突兀的在他们耳边响起。两个年轻人同时一转头,就看到教官那张比秦明还要缺乏表情的脸。

“做得很好,秦先生,林先生。”教官说,“我很高兴这一届学员里还能有你们两个这样出色的存在。”

秦明:“……”

林涛:“……谢、谢谢夸奖?”

教官示意他们两个站起来。

“你们应当为自己感到骄傲。”他说,“因为你们打败了十多个自私又懦弱的蠢货。回去吧,好好休息一下。”

等林秦二人背对着他走出一段距离后,他又头也不回地说了一句话。

“你们会是一对好搭档。”

 

“哦嚯,你们就这样勾搭在一起了?”大宝听得津津有味,“吊桥效应,可以,很可以。”

“宝哥,你这个用词就不对了。”林涛反驳道,“什么叫勾搭在一起,我俩这是灾难中萌生的革命情谊。”

大宝的白眼快要翻出天灵盖。

“好好好,革命情谊。我当年跳伞怎么就没跟谁摩擦出这样的革命情谊呢。”她懒洋洋地在沙发上翻了个面,“但我还有个问题,老秦是怎么发现你没有降落伞的啊,你之前好像也没提到过他。”

“我正要讲这个。”林涛笑道。他还没从回忆的情绪里出来,视线微垂,眉眼含笑,原本硬朗爽利的气质被温暖的灯光削去不少,显露出极柔和的意味来。

 

由于情绪在极度紧张后的短暂虚脱,回总部的过程中,林涛和秦明一路无话。

到达总部后,林涛跌跌撞撞地冲进浴室冲澡,然后换上宽松的便服,一头扎进床铺里,舒舒服服地睡了个爽。

等他神清气爽地醒过来时,天已经快黑了。

他打了个哈欠,慢吞吞地往休息室走去,打算去觅个食。

休息室里灯火通明,除了食物茶水,还坐着一个安安静静的秦明。

见林涛进来,秦明抬了抬眼皮。他穿着柔软的白T,外边裹了一件黑色的睡袍,黑发微湿,与平时一丝不乱的精英模样大相庭径。

林涛很少看到他这幅样子,一时愣怔,竟不知道该说什么。

结果还是秦明先开的口。

“你想吃东西的话就拿吧,后勤部刚送了东西过来。”

“哦……哦。”林涛愣愣地答应着,听话地去拿了一包饼干。

他在秦明旁边的椅子上坐下,把包装袋往对方的手边送了送。

“那个……你吃不吃。”

秦明摇摇头。

林涛只能收回手,一个人咔擦咔擦地啃饼干。他一边吃,一边偷摸打量旁边的人。

秦明正捧着个马克杯喝热饮,修长白皙的手指附在杯壁上,好看得如同白玉雕琢的艺术品。他喝得很慢,被杯里冒出的热气扑了一脸湿漉漉的水光。

林涛瞄着他在水雾缭绕中淡定的脸,有点难以相信这个仿佛下一秒就要静坐飞升的人居然还有着那样惊慌失措的一面。

“秦明。”他喊了一声对方的名字,“你怎么知道我没有降落伞的?”

秦明的动作顿了一下。他咽下一口饮料,抬眼对上林涛的目光。

“我不知道你没有降落伞。第一个人松手的时候,我就被气流冲散了。”他平淡地回答,“直到你彻底落单前,我连自己有没有降落伞都没法确定。等到发现你落到距地五千米内都没有什么动作后,我才敢确定你才是那个最倒霉的人。”

“那如果没有降落伞的人是你呢?”林涛忍不住问道,“你落了单,又没有降落伞,那不是根本没活路了吗?”

秦明露出不认同的神情。

“虽然没有绝对的证据,但我不认为没通过测验的学生真的会死亡。我个人更倾向于那些对死亡可能性的描述只是一种在心理上施压的手段。”他说到这里后,突然撇开了目光,“就算这个猜想不是真的,我也不觉得自己必死无疑……我相信你会来的。”

那是秦明第一次说相信,目光游移不定,眼底水光浮动。

“秦明比你们厉害多了!”他想起自己面对其他学员的刁难时,林涛气势汹汹喊出的那句话,“事实在眼前了还不承认,我告诉你们,你们不相信他,我相信!”

那时的秦明尚不满二十,还未修炼出日后那种无论情绪如何波动,在人前都不动如山的气场。他只觉得林涛是个不坏的同期学员,而在空中的那个拥抱也确实可靠而温暖。虽然理论上说是他救了林涛,但那种久违的、仿佛寒冬中雏鸟依偎的姿态让他暂时遗忘了长久以来如影随形的孤独与疼痛,第一次有了认认真真地向另一个人坦白的欲望。

但他到底还不是很能习惯这样的坦白,所以最后一句话说得又轻又快,像一片柔软的羽毛,轻飘飘地擦过林涛的耳畔。

 

“其实秦明的猜想是对的。”林涛说,“未通过测验的学员并不会真的死去。但即使知道了自己当时并不会摔死,我还是很庆幸没有降落伞的那个人是自己。”

“为啥?”大宝问道,“你当时不是快吓死了吗。”

林涛盯着自己的手看了一会儿。直到现在,想起最后一个人的手在自己掌中滑脱的瞬间,他依然会双手冰凉。

“真有过这种经历你就会知道,比起对丧生的恐惧,眼看着自己被一次次抛弃的绝望感才是最折磨的。”他缓缓说道,“经历这种事,我这样心比较大的还好说,阴影一阵子也就过去了,但像秦明这样本来就喜欢把什么事都堆在心里的,那种难受劲……”

他抬起头,对着大宝笑了笑。

“我不想让他再经历这种事……所以还是自己受点苦好啦。”

大宝已经不想理他了。短发姑娘一手遮眼,一手驱赶什么似的在身前晃来晃去。

“我瞎了。”她郑重宣布,把脑袋重重地磕在沙发背上,“我就不该打听你们过去的事,我错了。”

林涛大笑。

他还没有告诉大宝,当秦明在半空中捉住他的手的时候,首先到来的不是得救的喜悦,而是一种绵密得让每一束神经都蜷缩起来的满足。

或许也有吊桥效应的影响,但落地的那一刻,他拥抱着秦明,觉得自己已然拥有了整个世界。

 

“好了,您别笑了。”大宝凉飕飕地说,伸手戳了戳林涛的胳膊,“再笑真的跟派大星一个德性了。”

林涛揉揉自己的脸。

“我有在笑吗?”

“嘴巴快咧到耳朵根了都。”大宝这次连白眼都懒得翻。她从沙发上蹦起来,抻长胳膊伸了个懒腰。

“哎哟,宝爷我刚上岗的时候觉得能跟您二位前辈共事真是天大的荣幸,现在一看,唉……”

“现在怎么了?”

“现在心疼自己的眼睛!”

大宝说完,又嗵的一声跌回了沙发上。

“做这个工作本来就恋爱不易,现在又要看同事内部消化。魔镜啊魔镜,你告诉我,我这么一个聪明可爱的大好青年,怎么就要受这样的折磨呢?”

“你的设定不是海绵宝宝吗,问什么魔镜。”林涛怼她一句。

然后他尖着嗓子,怪腔怪调地说道:“亲爱的客户,魔镜不知道怎么回答您的问题,但如果您真的那么疑惑的话,为什么不问问神奇海螺呢?”

“……走开,派大星。”

 

tbc.

神奇海螺终于出场了!

我还是比较适合讲相声……

下一更就可以完结了。

 

 


评论(12)
热度(362)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