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神奇海螺如是说 03

网剧衍生

kingsman paro

完结啦

 

———

秦明一个人站在实验室里。

实验室的灯光是一种明亮的惨白,任何事物在那灯光下都会被削去一层浮华,露出底下或惨惨淡淡、或触目惊心的真相。

秦明就站在这样的灯光下。他向来站得很直,因而显得挺拔而庄重,可这次,那锋刃般的刚直线条在后颈处生生折断,垂落出一个颓唐而无力的弧度来。

他面前的实验台上摆着一个小小的金属箱。金属箱的表面还是湿的,滚圆的水珠零落在那银色的外壳上,闪烁着冰冷的光。

箱子里放了一副破碎的眼镜和一把骨架断折的黑伞。那是林涛的东西。

秦明知道他应该把这个箱子送到技术部去,他伸手去抓金属箱的提手,可手腕抖得厉害,好几次险些将箱子摔在地上。

他最后放弃了这个动作,转而将脸埋在了颤抖着的手中。他发梢上的水珠随着这个动作滴落在实验台上,发出雨水落地的嘀嗒声响。

秦明听不到这细微的响动,他的耳中充斥着雨声,淅淅沥沥的小雨,倾盆而下的暴雨,似乎永远不会停歇的雨声越过时光的鸿沟,在多年以后又一次将秦明的世界冲刷成一片荒芜。

离散与死亡,痛苦与挣扎。他人生中的悲苦似乎从来都是与雨水紧紧相系。

“秦明,离开这里!”

林涛在雨声中对他大喊。

“你快点走,到达安全的地方后马上通知总部!”

说完他用力地推了一把秦明,将他推出了幽暗的山林。

秦明趔趄着在湿滑的石子路上站稳。失去了繁茂枝叶的遮挡后,雨水毫无保留地打在他的身上,冻得他直打颤。

回忆里的冷意浸透骨髓,秦明深深地吸了口气,抓住实验台的边缘稳住身体。他的手上还留着被树枝和沙石擦伤的痕迹,但总体来说还是干净的,完全看不出来那上边曾沾满温热滑腻的鲜血。

那是林涛的血。被彻底推开的时候他的手指擦过那人的胸腹处,一瞬间满目猩红。

跌撞着到达总部最近的据点后,秦明几乎是在瞬间失去了力气。他终于发现自己其实从未走出来过,林涛的身影消失在树影中时他已然陷入了一个循环。

他以为他已经将苦难的过去封存在了心底,以为自己已经可以视仇恨与悲痛为一种可汲取的力量,那个雨夜似乎被他锁在潘多拉盒子里,只要不去打开就不会再有灾难。

他错了。

灰暗的过去从未真正地待在盒子里,它们像蛰伏在暗夜里的野兽,秦明偶尔会瞥见它们闪烁的眼睛,却总将此误认为是无害的磷火。

说到底,在这具被理性与智慧充分地填充、被训练与危机磋磨得坚硬的躯壳之下,那个在重重雨幕里哭泣的男孩从未远去。他只是被秦明小心翼翼地藏起来了。

而现在,在这无休无止的大雨中,蛰伏数久的野兽一跃而出。它们的尖爪轻易地破开了那看似坚不可摧的外壳,露出里边脆弱而灼热的血肉,将那个无助的男孩又一次暴露在了冷雨之中。

 

秦明摘下手套的时候整个人都是虚的。

他固然没有出外勤,但真论起工作时间,那也绝不比作为外勤专员的林涛和李大宝少多少。

偌大的实验室里只剩了他一个人,被初步检析过的物证已经被工作人员送去进一步检验了,简单来说就是这里已经没他的事了——至少在下一个命令下达之前是这样。

秦明揉了揉眉心,而后换上自己的风衣外套,过程中还顺便划拉了一把放在一边的平板电脑,确定关于此任务的数据已经更新。然后他看到屏幕的右上方挂着的一行小字:降雨概率85%。

他的动作停顿了一下,而后又若无其事地继续穿衣服。做完所有的事情后他把平板夹在腋下,大步流星地走出了实验室。

这个时间段的总部非常安静,有事的都在自己的部门默默地忙活,没事的早就已经离开,空旷的空间里几乎没有任何人走动,只有明亮的灯光在深色的地面上涂抹出明黄的亮泽。

这场景用万籁俱寂来形容似乎也不过分。

秦明估摸着林涛和大宝早就离开了,便一个人默默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没走两步,他就听到有啪嗒啪嗒的脚步声不断接近。

“你终于出来了。”

秦明转过头去,正好迎上林涛的笑脸。

他用X光般的目光把对方从头扫描到脚,最后停留在他手里拿着的杯子上。

“你怎么还在这里。”他问林涛。

“等你呗。”林涛说,又向他走了几步,“你这个人一忙起来就不知道时间,我还想着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摸把伞把你那实验室的门给轰开。”

秦明露出一个介于反对和好笑之间的微妙表情:“……这样你得赔修门的钱的。”

林涛满不在乎道:“门轰坏了可以修,你累坏了谁赔我啊。”他说着就走上前来,把端着的杯子硬塞到秦明手里,“拿着,喝了,我猜你在里边这么久肯定什么都没吃过。”

秦明挑着眉看他,凑近杯口闻了闻。

“苹果汁?”

“嗯,苹果汁,给你补充糖分和维生素。”林涛抱起手臂,也学着他的样子挑起眉,“别这么看我,这果汁是我刚榨的。刚才我去后勤部摸了一兜子苹果,成果全在这杯子里了,绝对新鲜。”

“再新鲜的果汁也会有较大程度的营养流失。”秦明面无表情地科普,“榨汁机的刀片会把水果中的细胞全部破坏,然后里面的东西会全部混在一起,比如你说的维生素,当它遇到多种的氧化酶的时候,损失会非常……”

“好了好了您别说了。”林涛双手举过头顶,连声告饶,“是我错了,是我不懂营养学,您就饶了我这一次,下次我一定给您送没有任何营养流失的新鲜苹果,一定!所以您这次忍一忍,先喝着,行不行?”

秦明晃了晃杯子。

“……你平时不是一直在送。”

“啥?”

“没事。”

 

雨声无边无际。

秦明僵立了一会儿,半晌终于将那个银色的小箱子放到另一张桌子上。

他披上一件白大褂,开始配置试剂。林涛离开之前把所有的东西都交给了他,至少他要做到将后续的分析工作继续下去。

他捏着试管轻轻摇晃,眼前灰影浮动,有时是多年前满地流淌的血水,有时是暴雨中阴沉黯淡的山林。

雨是冰冷的,但血是温热的。秦明的手猛然颤抖了一下,试管坠地,碎了一地的亮晶晶。

破碎的声响让秦明像是从梦中惊醒般清醒了过来,他蹲下身去,用抹布擦去地上的液体,然后伸手去收拾碎片。

直到指尖传来阵阵刺痛,他才意识到,自己居然忘了戴上手套。

滚雷的轰响震痛着耳膜。

实验室与总部一样,都处在地下,来自外界的声响很难传进来。秦明知道一切都是他的幻觉,但所有的响动那么清晰:雨水从叶片上滚落的声音,地上的积水流动的声音,还有孩子歇斯底里的哭声。

他有些痛苦地皱起眉头,又慢慢地站起来,靠着实验台平复呼吸。

炫亮的灯光打在他身上,将一切的阴影都驱褪,却也因此显得格外脆弱,仿佛一个在光明中痛苦徘徊的幻影,只要有人伸出手去触碰一下就会被驱散。

林涛走进实验室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场景。

他的笑脸顿时僵在了脸上,连带一句轻松的问候也哽在了喉咙里,噎得胸口发疼。

“秦明,”他轻轻地叫那个人的名字,“我回来了。”

然后他看见了秦明脸色变化的全过程。

青年恍惚的目光游移数久,最后汇聚到他的脸上。

秦明稍微歪了歪脑袋,好像在确认眼前这个人的真实性,原本一片空白的神色终于一点一点回复了原本的鲜活,展露出一个有点困惑的表情来。

“你怎么进来的?”他问林涛,声线隐约颤抖。

“你没把门关上。”林涛回答。他放下手里提着的一袋子苹果,慢慢地靠近秦明,认真地注视着对方的眼睛。

“我没关门?”

“嗯。”

秦明下意识地去看他的身后。

“怎么可能……?”他咕哝着,眉头紧锁。

他的反应莫名的让林涛惊慌。就像一个受伤太久的人,因为伤口愈合得太慢太慢了,所以当创口恢复的时候甚至难以适应疼痛的消失。

“秦明,我……”

他一出声,秦明的目光就迅速地凝聚过来。

“你的伤呢?”他突然急促地问道,音调猛的拔高了好几个度,以至于语尾处都出现了明显的破音,“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你的伤呢,那种程度的失血,你怎么现在就,怎么可能现在……”

林涛温柔地打断了他的语无伦次。

“我没事。”他走上前去,握住秦明微微颤抖的肩膀,“多亏你通知得及时,总部的救援来得很快。至于伤嘛,只是被刺了几刀,血虽然流得多了点,但没伤着内脏。真没什么大事,不然我也不能现在就跑来找你不是。”

他说着,向旁边扬了扬下巴,示意秦明去看那袋苹果。

“来的时候我就担心你一直没吃东西,干脆绕到后勤那儿顺了几个苹果。现在看来真是顺对了。”

秦明的目光扫过他凌乱衬衫下透出的绷带的痕迹,又扫过他因失血而有些发白的脸色,而后极慢地垂落了下去。

林涛对他笑了笑,双手从他的肩膀处滑下去,最后轻轻地握住了他冰冷的双手。

“我没有大碍,倒是你,”林涛用指腹抚过他手指上的划伤,“怎么把自己弄成这样了,湿衣服都不换就不说了,还弄伤了手……你们学医的人的手不是最宝贵的吗?”

秦明抿了抿嘴唇,手指弯曲着蜷在林涛掌中。

“伤口真的没事?”

“没事儿。”

他终于抬起头,直视林涛温和的眼睛。

“林涛。”他轻声道,“外面的雨……停了吗?”

“还没有。”林涛回答,“但会停的。”

“好。”秦明点头,“好。”

他的眼里闪动着透亮的光,像终于从阴云里窥见了一线蔚蓝的清朗。

林涛伸手过去,将他揽到自己怀里,低头去吻秦明渗着冷汗的、湿漉漉的额角。

两个伤痕累累的人紧紧地拥抱。

实验室的灯光倾洒下来,将他们包裹成一块冷色的琥珀。而他们的身旁,袋子里的苹果流淌出温润的光泽,成了这幅画面里唯一的鲜亮色彩。

那灰暗的、血腥的雾气在静夜的大雨里徘徊良久,终于离开了这座灯火通明的地下堡垒。

 

“喝完了。”

秦明放下杯子,向林涛亮了亮空掉的杯底。

“好。”林涛满意道。

他把双手插进外套的口袋里,对着秦明眨眨眼。

“您看现在事情都了结了,咱们回去呗?”

秦明一本正经地纠正他。

“没有了结。”他拿出平板,把任务报告的界面调出来后递给林涛,“你们带回来的东西只是证实了我的一个初步猜想,后续处理还得等上边的进一步指示,所以目前我们依然不能完全放松。”

林涛接过平板,粗略地扫过一眼任务报告后就关闭了页面,转而极顺手地拖出俄罗斯方块玩了起来。

秦明眼看着又要叉起腰。

“别这样。”林涛笑着摆摆手,赶紧关掉游戏界面,把平板递还给他,“我就是想说,之后要做什么是之后的事,这不是上面的指示还没下来吗,没必要现在就那么紧张。”

“但我觉得这个手法似曾相识,有必要查询一下总部数据库里的历史资料。”秦明说道,“总要做些准备。”

“这些也没必要着急。”林涛摁下他划拉平板的手,认真地摇了摇头,“你不到二十四小时前才结束了一个任务的指挥工作,又在十分钟前刚刚做完了相关的技术处理,不管这件事背后有多深的水、后续任务有多么难处理,现在你都需要休息。”

他轻轻地握住秦明的手指,秦明能感觉到自己的指尖正触着对方掌中粗糙的枪茧。

“你只是一个人类军需官,不是可以一直工作下去的人工智能。而且也不是只有你一个人在解决这些麻烦事,我和大宝都是你的专员,你完全可以将有些工作交给我们承担。”林涛说着,捉着那细白的指尖在平板上摁了好几下,强行关掉了操作界面,“工作时间结束。外边快要下雨了,我们回去吧。”

秦明抬头看他。

林涛仍在把玩他的手指,唇角含着微微的笑意,像个得到了心爱玩具的小孩子。他垂着眼的样子看上去温和又顺从,仿佛秦明说什么做什么都能甘之如饴地接受,与任务中那个冷静沉稳的狙击手似乎根本是两个人。

但林涛确实一直是这样,任务中强势而可靠,任务外温暖又随和。秦明凝视着对方在灯光下格外柔和的脸,想起了两人在总部初见的那一天。

十几个在千挑万选后被留下来的精英学员,一间灯光刺眼的屋子。学员们都在热络地谈话,借此提取出有关竞争对手的可用信息。秦明不习惯也不喜欢那种暗流汹涌的交流,便一个人坐在一边,用笔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写画画。他知道这样的行为会让自己被疏远,但不必要的人际关系从来就不是他人生规划中的一环,他清清楚楚地明白自己想要什么,有自己坚守的原则,也有对于成功的底气。

事实上确实没什么人来跟他打招呼,偶尔有几个,也被他三言两语给噎了回去。

“怪人。”学员们这么评价他。有一两个知道得多点的,已经开始不怀好意地议论他的过去。

秦明依旧八风不动。

林涛就是在这时候出现的。他长得好脾气也好,在学员中属于非常吃得开的一类,谁都乐意和他多说几句。他是最典型的受欢迎的那种人。而现在,这个受欢迎的开朗学员走向一脸冰霜的秦明,向他展开一个阳光的笑脸。

“你好,我叫林涛,”他说到这里时停了几秒,显然是在等秦明接话,而且在没能接到回话后也未流露出不满,反而非常流畅地接了下去,“我可不可以跟你认识一下?我之前学的是刑侦,擅长……”

“擅长用枪。你是个狙击手。”秦明却打断了他,直截了当地说出了自己的判断。

林涛愣了一下,正要伸出去的手也尴尬地顿住了。

秦明毫无惧意地直视着他的眼睛。

然而林涛下一秒就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你怎么看出来的?”他迫不及待地问道,“有那么强的观察力,你之前是学痕迹学的吗?”

这次愣住的是秦明。他冷漠的表情出现了一丝裂纹,用一种在实验中遇到无法解释的现象时才有的目光盯着满脸真挚的林涛。

“我是从你手上的茧的分布位置推断出来的。”他指了指林涛的手,简单地比划了一下,“这里、这里、这里都有茧的痕迹,只有在长时间接触枪的人,才会在手上的这种位置出现这样的茧。“

他说完,在林涛越发热切和赞赏的目光里不自在地咳嗽了一声。

“你很厉害啊。”林涛诚恳道,“所以你是学痕迹学的吗?”

“……不是。”

秦明终于妥协了,他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神情稍有松动。

再次开口时,他的语气平稳而郑重。

“我不是痕迹学的学生……我叫秦明,是个法医。”

林涛眨了眨眼。

“当法医可不容易。”他笑道,从容地继续伸手过来,“你肯定是个特别出色的学生。”

这次秦明没办法拒绝了。他稍微歪了歪头,算是接受了这句夸奖,然后握住了林涛伸过来的手。

这就是一切的开始。

 

“秦明、秦明。”

林涛用力捏着他的手指,有些地担忧地喊他的名字。

“你没事吧?”

秦明回过神来。

“没事。”他平淡地回答,抽回了自己的手。

林涛细细地观察他的脸色,又偷摸望了一眼平板上显示的降雨概率。最后他还是没有追问下去,只拍了拍秦明的背,扣着他的肩将他拉到自己身旁。

“没事就好。”他看着秦明的眼睛,露出一个温情的笑容,“走吧,在雨下起来之前回家。”

秦明迎着他的目光。回忆的尾声还未散去,秦明不能再清晰地认识到,林涛和当年一模一样,他永远这样看着自己,包容、镇定、热枕,眼底流淌着坚不可摧的信任。

而他也和当年一样,永远无法在这样的目光下说出拒绝的话。

“……好。”

秦明答应道。他点了点头,唇角紧绷的弧线微微地放松。

他们肩并着肩,一起向属于地上的那个世界走去。

 

 

“一只秦小明。”李大宝趴在自家的床上,揉捏着一只白色的绒球布偶。

“一只林涛。”她又揽过一只黑色的布偶,把两只绒球凑在一起。

年轻的特工姑娘笑眯眯地看着一黑一白蹭在一起的两个球,在床上打了个滚。

“可惜了,没有玫瑰给你俩创造气氛。”她遗憾道,用指尖点着两个绒球的脑袋,“你们这两个家伙,就知道欺负我一个新人单身狗。”

“林涛这家伙,还让我去问神奇海螺,哼哼哼,看宝爷我不动声色地敲打出你们所有的黑历史。”

她得意地笑起来,把两只绒球往怀里一搂。

“算了,看在同事一场的份上,我就祝你们一直这样下去吧。”

 

“啊,这么晚了,让我看看天气预报。”

五分钟后,她抱着布偶翻身起来,划开手机的锁屏。

“神奇海螺啊神奇海螺,你既然没法告诉我为什么要受他俩的折磨,至少告诉我明天的天气呗。”

 

神奇海螺说:明天会是个大好的晴天。

 

END.

 

完结了哎嘿。

雨后肯定会有晴天的,这样一想,就不是很怕被虐了呢……

 


评论(16)
热度(386)
 

© 温带无风区 | Powered by LOFTER